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梨筱彧

[2019大峰+雀儿山] 这是因我们而生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23 10: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估摸着济国想起来,或者看到这里都挺郁闷的

是挺郁闷的,于是我反手在队记里面加了几张你的黑照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 00: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梨筱彧 于 2019-11-9 17:41 编辑

下午,一个慵懒的下午,人不似之前那般的拥挤,也脱离了对陌生的新环境的紧张。

坐在洗手台上铁打不动的雨萌和奇龙,看起了电影,是我只看过一半,一直想看但忘记的。
后面济国也坐了上去,三尊雕像在那里度过了小半个下午的时光。
桌游小队找到了一片净土,还有一个小板凳当平台,那是另一段故事。
而遥华和士统,以及景鹏——说实话,我从上车到下车,都没有看到他们三个,前面应该是有座位吧,
大概。
哦对了,还有欣怡,欣怡你们还记得吧,她坐在自己的手提箱上面,睡过了一上午,现在她还在睡,即将睡一下午。

我对周围的变化是如此清晰,还有很多涉嫌骗字数的东西就不码出来了。但我对自己彼时却变得一无所知:
我肯定没一起看电影,事实上,我最后都没能体验到坐洗手台的幸福感。
我也没打桌游,虽然牌是我提供的。
我好像是睡了一会,但肯定没有那么早睡。

但我迷糊的时候听到了不少东西,看完电影的三尊雕像拉着一帮人开了一个聊天局,我就靠在洗手台下面打瞌睡。隐隐约约好像听了一堆故事,但一个都没记住。
一圈人在轮流讲故事,还随机有人就地睡觉。我刚迷瞪到半睁眼,发现面前有一双脚在视线里极近的地方。

“哦,这是一双脚,看袜子好像是雨萌的…”然后又睡了过去。
“晓昱,你没发现雨萌脚都快到你脸上了吗”“嗯…?”“雨萌的臭脚到你脸上了”“……”
“……”“好像没有特别的气味~”
ZZZzzz…

在武昌换车,下车还遇到了补给,喻梦带着吃的等待着以遥华为首的暑期登山队的到来,emmmmm…

小黑去上厕所,迷迷糊糊跟着雨萌过去的。然后就进了女厕所。下面是详细报道:
当事人小黑走进女厕所后,以为男厕所在里面,继续向里走,不顾周围差异的眼神,直到被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提醒,才发现这个惨痛的事实。
其实我觉得最惨痛的是他忘了我一直在记录,所以这件事会永远的留在论坛了。
【不知道为什么文档里没有了,正好写到这里想起来的,我怀疑手机里有坏人

挺多了,下次再写。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2 22: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梨筱彧 于 2019-11-9 17:42 编辑

我经历过很多夜晚,就是那种对我而言意义重大、值得纪念的晚上。
它们都没有以日常的睡眠作为开始还有结束,而这一次,即使我早有心理准备,却依然被突如其来的一切搞得措手不及。
我想,对其他的队员——可能不是全部,但肯定有一部分——同样的,是一个难忘的夜晚。
第二天早上,景鹏甚至都惊讶于我的变化,毕竟变化可以从脸色直接看出来,这可不是很常见的。

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还是顺着上文,继续向下讲吧,好戏开场了!

就上回说到:真小黑误入假男厕,登山队员欢乐多。
没错,我还要再提一次,毕竟这也是个难忘的经历,不是讲嘛,拥有的,要让他得到更多,没有的,要连他所有的都拿走。
小黑这走到女厕所的经历不是每个人都有的,那我就再提一提…

晚上放完东西之后并没有太多剧情,队伍在被化整为零的状态度过了大半天后,露出倦态的队员们在换车之后坐到了一起,并瞬间分成了两个对立阶级,而且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唯一的好消息是并没有外人涉入。

这里我插一句:
其实有个不认识的、但有故事的人和你唠嗑,这在火车上一定是段有意思的经历,我上个寒假和我女朋友从北京坐火车回家,路上就碰见一个部队出身,现在是武警——就那种无事不出动,出动必重案的那种。
我和他聊了很多东西,但那与我们这次旅行无关,就继续回到两个对立的阶级的斗争吧!毕竟读到这里的你应该也等不住我回忆些别的了,没准还有个直接向下划的。

说回两个矛盾十足的对立阶级,虽然思想冲突严重,但并没有直接冲突,唯一的问题就是大部分人都要站好队,不能摇摆不定。
我觉得可以理解,因为我也不能允许有一个人,哪怕我们是队友,在这个时候,如果摇摆不定,也不会被其他人接受。

毕竟打牌的和睡觉的怎么可以放在一起。

啊是的,是的,是不是很有道理,矛盾十足,对立,不能允许站错队,完美符合。站错队的甚至还会遭到“批斗”。
不过最后结果来看,大家最后是以地区划分了行为,最大的一片变成了桌游区,其次变成了睡眠区,另外还有一小片遥华士统所在地,和白天一样——特别行动区。

再说打牌,我们尝试了一下我新带的桌游——腹黑魔法师(腹黑魔法师可以看作一个三国杀的变式,但各项规则稍有不同),在之前我就知道它一定适合登山队来玩,所以我买了一副,后面的故事也证明了我的结论。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说今天我们的游戏吧。
打牌的有大傻,二傻,三傻,四傻,五傻,还有翠花。这么说你肯定要犯个迷糊,不过我不知道,读到这里的你会问:“打牌的都是谁”这个问题,还是说“为什么有一个翠花?”

让我们把这个问题先放到一边,简单介绍一下今夜战况:
其实也可以用一句话描述:整个晋西北乱成了一锅粥。不过这样会让没体验过的人少了很多乐趣,我们就稍微展开一点说。

比如说什么三傻连赢三盘,然后被五人数次针对到了观众席上,不过他没有脱离游戏,但我觉得毕竟开局就挂掉的玩家到底是在游戏中还是在观众席,这是个问题。
To play, or not play, that is a question.
其他还有四傻打牌被打到暴起,怒选大众评价最为不平衡,最IMBA的角色闪亮登场——然后还没有轮到回合就离场了。
大傻对二傻发动技能:大傻退场后让二傻顶一张牌,牌掉了,大傻就顶替二傻上场——然后二傻在即将出局的时候故意把牌弄掉,相当于大傻一局里面难得的连死两次。
四傻五傻两兄弟互相给牌,好兄弟在线互帮互助——在意识到只有一个胜者之后,两兄弟在线火并。
好像没提到过翠花,翠花选了命很硬的角色,怎么硬呢,被两个人无情宰了二十分钟才凉的那种命硬——我是真觉得在被围殴而且没有援助的时候,选一个会复活的是挺惨的,不过当肉靶子打打蛮出有意思的。
这告诉我们,没有dps,T不论多硬最后都会倒的。

大概到了十一点,为了避免打扰别人休息,桌游局自动解散睡觉了。

在我们睡着之前揭示一下打牌局的玩家身份:
大傻二傻前面有提过——你看我写的东西就是这么逻辑紧密,你不看前面就不知道后面说的什么。
三傻四傻,是晚上睡觉钻到座位下面睡的——据说是垫个防潮垫很舒服,在这里顺便催一下,哦,四傻抒情队记更完了,当我没说。
五傻来自佛学院,大家应该也挺熟,就南普陀佛学交流院。
还有一个翠花,翠花其实好认,你看,首先这是个女名,鉴于登山队只有三个女生,我们可以用排除法,首先排除一个,在排除一个,答案就出来了,显而易见。

到了晚上了,我还是第一次在座位上这样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
我和环宇在一边,环宇在里面一点躺着睡——也可以叫蜷着,因为没多大区别,
我在外面靠近过道的地方坐着睡,郭老板在我和环宇的下面(座位下面,不是屁股下面,我们没那么残忍)。
雨萌躺在景鹏旁边,脚放在景鹏腿上,景鹏抓着雨萌的脚睡,而东平在在他们正下方进入梦乡。
另一边边约睡觉局的在桌游局刚开始就陷入梦乡,不过其中一个,可能是从今天早上开始睡得——如果我们假装欣怡吃晚饭的时候,是梦中吃饭的话。
至于特别行动区,不可透露。

有一点是我没有提前想到的,就是在座位下面睡觉的话,人比座位长,应该除了几个天赋选手以外都不能保证脚不到过道。所以当午夜餐车路过的时候,下面的就要挪一下脚,没挪的话……就是上面的人挪一下。
东平睡姿完美,从不用去挪,郭老板差了点,但在理解范围内,下面确实不好翻身,对某些天赋选手来说。
然后这部分天赋选手两只脚全都位于被餐车碾压的轨迹之上。

我平时睡觉很稳的,雷打不醒,打蚊子也不醒——你们知道我想指什么的,没错,就是长泰拉练。统打蚊子给旁边的人都打醒了,和他一个帐篷的我甚至因为睡姿不佳在打呼。

但是,这一天晚上我体验了一把cosplay,基本情况是这样的:
参与角色:我
cos对象:神经衰弱者
cos情节:神经衰弱者睡觉
餐车一趟一趟过,郭老板开始还没睡熟,拍一下就会挪脚。后来……
我就感觉自己像是在一巴掌一巴掌抽那只脚,脚都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看那山,就在那里,一动不动;你看那河,就在那里,一动不动;你看那脚,就在那里,一动不动。
结果后面每趟餐车来我都要醒来把郭老板的脚搬开,到后面最后几次,郭老板脚缩回去了——终于缩回去了。但餐车轮声一响,就有一个cosplay爱好者兢兢业业,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惊醒,看一眼郭老板的脚:哦,收回去了,可以。然后继续它短暂却没有特别美好的睡眠,直到没有餐车经过。

除了这只可怜的兔子,另外还有一只受惊了一次的兔子,这兔子是景鹏。

我们的佛学院交流生晚上被一样冰凉的事物冻醒,发现是翠花的脚,接着摸了摸四肢,四个字概括就是:手脚冰凉。吓得交流生以为她要“归西”了,急忙找衣物想盖上去,但情急之下又没找到衣服。就把车座上那个,头靠着的那个白色的那个什么巾,摘了下来,三条,分别盖在翠花的手、脚,还有脸上。

第二天早上醒来,雨萌说到:我怎么感觉有人在我脸上放了什么东西…
景鹏一看我的脸色:你脸怎么看上去这么黑。众所周知,一个晚上人是不可能晒黑的。

好,这回说到这里。剩下的一部分,且听下回分解。

点评

佛学院交流生做错事了,应该首先念经超度  发表于 2019-10-14 21:09
妈呀第一天火车写完了,是不是有点太墨迹了  发表于 2019-10-12 22:11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8: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梨筱彧 于 2019-11-9 17:42 编辑

7.21周日 抵达成都

早餐,一天的开始。不论吃点什么都比不吃,当然你要是硬较这个真,说点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那就没意思了。不过,还真有个奇奇怪怪的东西出现在了早餐里,给几个关键词:
海鲜味泡面、麦片、全脂奶粉
猜猜发生了什么?

我把它们都吃了。以一个诡异的顺序。
先是放了豚骨酱和海鲜酱,吃完面以后还剩下一点汤,然后我…加了两包全脂奶粉泡麦片吃。
就别再问我味道了,是一个永生难忘但巴不得立刻失忆的感觉。
我下次不敢了。真的【大概

还记得前面老板送给我们的梨吗?它们在今天上午被吃掉了,这里要点名表扬东平同学,削皮去核,超级精致。精致到济国陷入思考:我们哪里来的芭乐?

后面是五子棋时间,但因为济国一盘能下40分钟都下不完,几十分钟的五子棋,你懂的,没什么好说的,所以我们到下车都没下完那一盘。

另外一提,没有搞完的不止那盘五子棋,还有奇龙的集训日记【车上写,车上写。奇龙如是说
还有环宇的宣传计划【同楼上,同楼上
现在看来这两个人出乎意料的合拍啊,有点意思啊?

这里夹杂一则通知,小黑是下了火车之后迷路到女厕所的,不是换车的时候迷路到女厕所的,我搞错了【怪不得昨天的日记没有这茬

中午饿极了的登山队在小饭店嗷嗷待哺,没等菜上来,就着雪碧开始吃米饭。大吃特吃,奇龙甚至在吃第二碗。
谈起了欣怡冬训时抒情队记就停在这里,准备进沟;谈起了希望东平的抒情队记可以不要停在进沟;谈起了两个人可以努力拼一份出来;这类什么的就适合在饭前闲聊的东扯西扯。

奇龙突然关心后勤问题,原因是他以为后勤是在厦门买的,再快递过来【美妙的错误

帐篷人员安排,刚好12个人用三顶四人帐,刚好三个女生,就一个女生是一个营地的负责人。
不知道谁提了一句,那就叫营长吧,编制就出来了:一营长雨萌,二营长欣怡,三营长环宇

下午我爸妈刚好在成都,过来看了我们,带来一袋子桃子和一个25斤的瓜【怕人太多就买了一个大的
另外来看我的狗是我家的,所以它很激动【所以我真没那么高的动物亲和性,我小时候还被猴儿抓过】

晚饭time!登山队出发去面馆,今年冬训去的时候我一定要长记性。
士统点了一碗小份的番茄煎蛋面。
环宇一看:诶士统~这个面我也喜欢吃~【喜上眉梢,这是有面蹭了
士统“那就大份吧”【这就是团宠的待遇,看见没,环宇真不是团欺

郭老板点了一份炒面。因为不能吃辣专门问了一下店家,店家说不辣;
我点了一份红烧牛肉面,店家也是说的不辣。
炒面端上来以后,上面辣椒遍布;牛肉面端上来之后,厚厚的一层红油。
这告诉我们:相信成都人说的不辣,和相信重庆人、湖南人一个意思。

郭老板最后和小黑的清汤面交换了一下。
这边比较曲折,先是小碗白水冲掉辣油吃,发现效率奇低,士统都吃完了我才吃了一口。一看不行啊,猛吞……差点辣哭了。
情急之下,转念一想:诶士统吃完了,面汤还有啊,
就把面搬到士统的碗里吃完了面……
队长还是队长啊,关键时刻的顶梁柱。

自由行动时间,伙同济国还有奇龙去凯乐石。想买一副新袖套,但有点贵,就在考虑要不要拿一副个性鲜明的袖套,来配上那个价钱。拿起来看了一下,奇龙“诶晓昱你要是买这个的话,我也买一条”。
消费就是这么产生的。

济国换了个新发型,后面不满意又换了一下。换的发型不是说那种很花、很骚气的那种,它是很少有的那种,就是三毫那种。
开始还是毛寸来着,好歹看着像个大学生,后面上了三毫,配上一个白大褂,还有一条大裤衩,加一双人字拖。
他就是那种很常见的那种,配个鸟笼就更像的那种老大爷【图就不放了,百度一张就是绝对还原了

第二天要出发了,瓜必须吃掉。后勤队长士统带队买后勤迟迟未归,欣怡雨萌逛街未归,其他人“下落暂时不明”,我和景鹏盯着25斤的瓜发愁,这咋办啊~
后面人都回来了,勉强吃完了瓜,剩了几块送给店员了

点评

不咕不咕~【鸟叫  发表于 2019-10-31 18:02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16: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梨筱彧 于 2019-11-22 21:22 编辑

7.22  周一 出发四姑娘山镇—到达四姑娘山镇


路上堵车很严重,想透气的我们就下了巴士。奇龙像个小女生一样扭扭捏捏走到士统旁边,只听见一声:“士统,你能陪我去一下厕所吗?”



郭老板和景鹏谈起去年骑行路过这里——是急转弯连续不断、又陡又危险的下坡。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车灯的光都被淹没了;前面的队员有指示(转弯),后面的人才能继续骑;最希望出现的,反而是本应最不想出现的,路过的汽车:因为它有灯能照路。
就有人问:那你们有抬头吗?有看见老大在西双版纳看见的那种满天星空吗?
“哪里有啊,前几天在下冰雹,后面接着在下雨,整个天都是黑的,抬头就是雨,看得见个鬼”



到了旅店,我有点不适应,慢悠悠地上楼,看见一个“小心碰头”,一回头,发现后面是奇龙,我刚想提醒——“砰”



记得奇龙是个腼腆的人吗?


欣怡在吃东西,“你这个是什么味的,欣怡”



下午迷你适应性徒(liu)步(wan),巨石上面有一顶草帽。
遥华:来我们比一下谁先跑过去,拿到那顶帽子。
跑的人有不少,但独奇龙一个唰唰地往前冲,左摇右晃地第一个跑上去。他抓起帽子举到头顶,呈路飞状,然后像只土拨鼠那样大喊:啊!



吃饭时,开环宇下巴的玩笑:
环宇下山了可以玩一个游戏;啊~什么啊~;数下巴;哎呀~怎么可以这样说啦~;
陈华老师的弟弟白浩接了一句“那是黄土高坡,一坡又一坡”



消食散步,陈老师带人拍照。


堆满石块的门前,只有门框下面有一点空间,当模特的雨萌向上爬。陈老师:雨萌!小心碰头。雨萌突然一懵:啊? 啊!



雨萌拉着环宇拍照,“不要把照片发出去,给欣怡看到!”  奇龙就边戳手机边碎碎念:不行,赶紧拍下来,然后发给欣怡。


有张照片,是济国一只手捏着帽子,一只手叉着腰,斜靠着墙的。姿势很帅【就是模仿论坛里的头像】,可惜拍了三次都闭眼了。陈老师眉头一皱,第四次的时候:“来济国,1,2,睁眼!”



路过的花丛很好看


“雨萌,过来过来,上来给你拍照”(^ρ^)/


“是因为我矮【所以喊我】吗”(* ̄︿ ̄)

“你看,因为这边可以拍前景”( ? ?ω?? )


“那我摆什么表情好呢”(*’?’*)


“表情包就好了” ( ^ω^)

(??д?`)


后来


“雨萌雨萌,来拍照片啊”,雨萌面向了墙  (;?_?)|


后记,晚上济国打干瞪眼,打到高反
后后记,我发现电视没台看,但可以点播电影,兴冲冲选了半天,最后提示:扫码付款观看
后后后记,环宇在小黑房间打牌,把手机丢在那里了,小黑给她送回去了。顺便说一下,这是0的突破

点评

回头电脑上改下格式,另外换了一下叙述方式,不知道会不会显得有意思一点  发表于 2019-11-18 23:35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16: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梨筱彧 于 2019-11-22 21:24 编辑

7.23周二  休整+适应性徒步


下午,观战小黑欣怡雨萌奇龙小白打情书

不得不说,小白是个天才,各种智熄操作,还有超烂的手气,他都有份:摸上来双男爵,国王公主等经典场景;还有小白手里拿着国王侍卫,打出国王给雨萌侍卫,关键雨萌是小白下家,更关键的是雨萌知道小白的牌,而精彩的地方在于小白知道雨萌知道,然后小白被雨萌欢送出局。
奇龙凭借惊人的直觉频频猜中他人身份,不由让雨萌怀疑“你智商欠费是不是因为直觉占用了智商的位置”


很久之前就说自己吃了九成饱的环宇:帮我再~打一碗饭,稍微少~一点就好~
郭老板:压实压实!  
环宇:哎呀~不要不要,一点点~就好 【看了一眼,“还是再来一点吧”



遛弯闲聊。
小白:有人陪我去买速干内裤吗,济国,济国你去吗
济国:G·U·N
奇龙:你要不租一条吧
(· ◇·)?



郭老板东平环宇等人打跑得快,开始环宇频频获胜,把故事主题选到了爱情故事
先是郭老板讲了四次,然后是东平讲了三次,结果最后环宇七连败。“气”得环宇每讲一次,在床上打一个滚


后记,环宇又把手机丢在小黑房间里,郭老板送回去了,这是第二次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8 23: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中考结束大半了,我回来更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2-9 18:08: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梨筱彧 于 2019-12-9 18:11 编辑

7.24周三   大峰徒步到本营四姑娘山镇上,早餐伙食简单但让我感到满足:馒头、鸡蛋、榨菜配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是我想象中的早餐应有的样子。喝粥之余,见环宇在盛第二碗粥,随口道来:“环宇,你应该还能再喝一碗粥吧”环宇听了一呆,盛粥的勺僵硬在碗上方,一张委委屈屈的脸对准了我。我心想:环宇这是嫌弃我说她吃的多了。谁知环宇委屈在这里:“你为什么要限制我的食~量”。过一会,馒头吃完了,大家也差不多吃饱了。这时我们的环宇同学环视一圈,弱弱地问:“你们还要不要吃馒~头?”
环宇登山杖掉了一截,士统给捡回来了。环宇:士统,你太棒了,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士统:给了我你可能自己不够吃。环宇:那你有什么不想吃的,我全都帮你吃。

斗地主,奇龙雨萌我。第一盘奇龙最后拿着一张一张3“我这张可大了”吓唬雨萌,不过他来回晃牌被我看见了。后来还是没吓住雨萌。
第二盘奇龙输了又说,风水轮流转。发牌间隔,雨萌:不行了我要透透气,这个帐篷里面傻逼气息太浓重了。奇龙:说谁傻逼呢。拿抓绒帽抽雨萌。雨萌:委屈屈,我又没有说你。奇龙:行了,你别透气了。把脑袋也伸到了帐门挤雨萌。两个脑袋挤在帐门处,好不热闹。

一营除了我,其他三个人的状态多多少少都有点差。我们一营,一个高原血统,三个高反血统——来自东平的点评

奇龙的状态在晚上稳定了许多,絮絮叨叨讲了一晚上爱情故事。雨萌听完感慨:我怎么没有遇到这么痴情的男生呢。东平:遇到了,你肯定也是,好烦啊这个人。雨萌楞了两秒,转念一想:有道理啊【恍然大悟状

7.25周四  四姑娘山大峰冲顶的一天

环宇把景鹏的头灯搞丢了(在帐篷里但不知道在哪里),把自己的(头灯)给了景鹏,最后我在前面给环宇照的路。济国背了一个两升的水壶,背不动了,我背上了。济国晚上收拾东西,把食品全放进包里存到房子里。(房门锁住了)早上没有吃的,蹭了帐篷里一人一点,冲顶的时候特别饿。我把我昨天中午专门留下的,提升冲顶幸福感的小蛋糕给了他。(后来自己吃了一个,有点后悔给出去了,不过济国后面给了我一个

冲顶路上休息时,王济国拿水喝,水撒在我的裤子上,就在屁股的位置。(记在小本本上发出来)

撤营,后半截路没有原路返回,走了一条小路直接下到公路。路上有一段全是泥地特别滑,我突然听到雨萌在后面惨叫,忍不住回头,想看一下雨萌的惨状。但回头时雨萌已经走回小道,结果转身走路时我自己滑了一下,踩到了泥里,爬上来走两步没走稳又掉了下去。

回梦之旅收拾东西,回到房间门口,济国,穿着白背心大短裤,活脱脱一个散步的大爷(还差个遛鸟的笼子)。吓我一跳。

晚上吃饭,济国拿兔腿逗环宇“兔兔这么可爱,一定很好吃”(环宇不吃),然后还拍遥华吃兔腿的照片做表情包,最后还拿猪脑吓唬环宇。环宇:“这饭~吃不了了。啊天~哪,太可怕了。”

大刚的09级冬训队友来看了我们。学姐:天哪,好久没有看见大学生了,都好年轻啊。(也就是济国没穿白背心,不然学姐看见队伍里有个大爷一定会感慨老当益壮)

济国拿起舀脑花的勺子检查生熟,遥华直勾勾的盯着。郭老板:遥华蠢蠢欲动了。遥华:没有,我就是看一下它的神经啊什么的,观察一下结构。

陈老师:都吃完了吗。
郭老板:我们在煮猪脑。
雨萌:猪脑吗,我也想吃。
郭老板:想吃那就过来吃啊,吃什么补什么。
雨萌:那就给奇龙吃吧。
猪脑熟了,雨萌要了一块吃,拿上以后笑着说:奇龙的脑子。

吃完饭逛锦里,环宇买了一个糖画让东平拍照,刚好拍到一个路人的不雅动作。环宇:不要~让这张图传出去,我们修~一下图吧,把我~p掉算了。

7.26周五  梦之旅休整

收拾东西,晾完衣服手机找不着,就先开宣传会议。开完才发现手机插在我的背后另一个沙发的沙发缝里。

雨萌拿四楼顶的吉他,用一根弦弹小星星。奇龙:这有什么的,我也会。

陈老师给小黑捏小腿,东平给录像,想拍小黑叫的场面,小黑一直沉默,陈老师觉得效果不好,“啊”一声,用大力捏。小黑 (-_-)

郭老板问遥华u型枕能不能机洗“可以啊”,然后就拿去洗了。

雨萌给陈老师捏小腿,捏的陈老师龇牙咧嘴,陈老师给奇龙讲静脉曲张,开始是讲一句皱一下眉头,然后是讲半句皱一下眉头,最后讲不下去了,“啊~”一直叫。陈老师给雨萌的技术打了95分,“留一点进步的空间”。

柄然到了,所有人看见柄然的第一句是:柄然,我想用一下你的400块的洗发水。柄然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环宇,这根绳子你洗一下”。然后发现自己的洗发水漏了。

拜托陈老师给我按一下腿,卷起裤子之后,雨萌“这腿看起来很好吃,就像鸡腿一样,陈老师,留给我留给我”。结果陈老师就先给我简单开了一个头,然后雨萌笑嘻嘻地走过来,我这才发现,原来雨萌才是按腿最到位的,我被按完腿站起来,腿一下子就软了,走路都要扶着东西,姿势都变了。中午去吃饭,奇龙搭一下肩膀,整个人都塌了下去。晚上睡觉的时候小腿都是火辣辣的。

午饭后陈老师评价小腿“晓昱的小腿肌肉发育不错”。济国:那我呢“被腿毛盖住了,看不见”。

郭老板:我膝盖现在弯起来就疼,济国你背我上雀儿吧。济国:不行,我不能背一个弯了的人上山。

下午收拾装备,奇龙,惊慌状:好多不见了。柄然:好多什么不见了,人还是装备。
“人”“哦你说是人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装备不见了”

去柄然房间叫午睡的雨萌起床,具体情况实在难以描述。可能…就像是我在玩人类一败涂地一样,带阿萌下楼。

没睡醒的雨萌领大冰镐,“东平,(给我的冰镐)怎么只有一根啊”

晚饭时间,买了几个山竹分着吃,士统打不开(山竹),皱眉状,难受语气,“这个怎么这么难(打开)啊”

小黑:你的脚怎么了。东平:它控制不住自己地想你了。

7.27周六  梦之旅休整

下午思明人员和陈老师一起逛户外店,郭老板走了一圈就坐下了,小黑跟着逛了一个小时去陪郭老板了,十分钟后,陈老师也坐下了。济国奇龙买完衣服就离开去拿气罐。
20分钟后,陈老师:欣怡雨萌还在逛啊,真能逛;20分钟后,“欣怡雨萌还没逛完啊”;20分钟后;“晓昱,你去快把两位神仙姐姐叫回来吧”
欣怡雨萌:你们要不先走吧,我们再逛一会。

下午思明打腹黑魔法师(桌游),奇龙:雨萌我超强的,和我一队,你躺好就行了。雨萌:???
然后手心手背分队,奇龙出的是剪刀。
一轮都没打完,雨萌奇龙济国三人小队两人出局,只剩雨萌苦苦支持,然后不出意料地被淘汰。第二盘,奇龙“雨萌刚刚只是一个意外,我没有什么出牌机会,我要是轮到我了,你看这场上还能剩几个人”
然后一轮打完,三人组只剩下济国存活(还能复活),被三人联手蹂躏两次才悲惨结束。
雨萌“我可以申请换队友吗,就是选两个队长,队长可以挑队友的那种”。奇龙:你居然不相信我和济国,有我们两个在,你躺好就行了。
结果选人阶段,又是手心手背,奇龙和济国两个人都出的剪刀。
最后雨萌如愿以偿和小黑郭老板一队,取得了胜利。

翔安人民在下五子棋,环宇打败了景鹏柄然东平之后,又战胜了我和遥华,翔安仅剩士统高挂免战牌,一代棋圣陆环宇就此诞生。下棋自带技能,“没看见”下棋风格不定,棋路多变,令人难以捉摸,摸不到头脑。

饭后散步,思明翔安在思考去哪里的时候又一次分开了。思明去看了电影。烈火英雄。九点半开播,九点过几分才下决定,一行人骑单车狂奔而去。雨萌哼了个小曲儿调侃奇龙。奇龙秒接“雨萌,雨萌,心肠不坏,雨萌,雨萌,傻得可爱,肥头大耳朵~”配上跑调的声音,给雨萌气到不能骑直线。电影快要结束时,奇龙戳了戳雨萌:说了半天队长,哪个是队长,我有点分不清(有两个)。把雨萌逗笑了,“本来看这个电影就是来看傻逼的,看电影看奇龙,怎么不是看”

回到青旅碰到了环宇,“晓昱,明天我们去熊猫基地吧,看大熊猫”“行啊,你能起来吗”“肯定行”
(然后并没有)

7.28周日  梦之旅休整

原计划的出发日,因故推迟,我和环宇东平小黑踏上了去熊猫基地的路。约定七点集合。七点,三个男生面面相觑,人数似乎有点不对啊。完蛋,环宇没有爬起来。打电话叫环宇起床。出发吃早点,一个鸡排,一个土豆饼(罪恶的根源),一瓶牛奶,吃完出发。

看小熊猫时,环宇提了一个很深刻的问题:小熊猫~难道不是大熊猫小时候吗。
“你就当是它是干吃面吧”
看大熊猫,环宇“好懒一熊猫啊,他躺着吃东西”“好~懒一熊猫啊,它还没起床,还~在睡”“好懒~一熊猫啊,它动~都不动的”。露出羡慕的语气。我,“这熊猫好环宇啊”环宇:嗯嗯嗯?

受土豆饼(不要问我怎么知道是土豆饼的)的影响,我一直不舒服,中午在外面吃饭,我爬在桌子上睡觉。小黑后来算钱的时候贴心地没算我的饭钱,毕竟我(因为难受)只喝了一杯水。

下午睡醒,在别人吃饭的时候装包,最后成功舒舒服服边喝粥边看奇龙装包,快乐就是这样来的。

士统突然发现收件人是东平的快递盒子,装的是密封袋,慷慨:原来被人拿回来了,我们翻遍了仓库,还怀疑前台没有认真帮我们找。郭老板一合计,肯定是谁帮忙拿回来了,盲猜奇龙。回来一问,还真是,奇龙,“我就是下去的时候随便帮东平拿上来了,然后好像让谁给东平了”
我,“你今天把给谁了说出来,一个一个对,我倒要看看哪个是垃圾,再分个类”
奇龙,“我让景鹏给东平了”看了一眼士统“不对,好像是士统”又頓了一下,看眼遥华床上空的“好像是遥华”
我,“你搞快点,我好给垃圾分类”
奇龙突然邪魅一笑“好像是我把东平当成在我们房间了”“行吧,那你就分到有害垃圾吧”

7.29周一    出发去甘孜

出发,分成三批走。柄然带人去租高山靴,我算了一下坐车用时,对马柄然说:希望你能在今天到达甘孜
马柄然带的租鞋小分队在成都被追尾了,人没事,但短时间出发不了了。看来他今天是到不了了。

我们的车后座坐了四个人,本来应该是刚好挤下,但其中一个叫郭老板,一个叫大刚,我被挤到前面,只有半个屁股在座位上。

车的离合器坏了,被迫在高速上挂机,我们找了个高台,一行人就坐了上去。害,今天我们和柄然一样,应该也到不了甘孜了。

突然看见小黑发在群里的消息:厕所一人一元,之后要上请备好现金。嗯,听上去前面过的也很艰难。

漫长的等待之后,等到拖车带我们离开高速。郭老板和欣怡去到了拖车上坐,郭老板甚至还能躺下去。我和大刚陈老师还有教练挤在了拖车上车(拖车上还有一辆)的后座。我感受到了无比的拥挤,屁股挤得特别疼。拖车到站了以后,反而是教练先说了句“屁股好疼”。看来大刚和陈老师加起来比大刚和郭老板加起来更有威力。

因祸得福,也不知道算不算福,将错就错我们就在雅安吃了鱼,是叫雅鱼,还有雅安酸辣粉,糯米鸭,红糖糍粑一类的吃的。

再次出发,海拔提上来之后车里也有些冷了,开车的教练为了透气开了车窗,车里就有凛冽的风了。看欣怡只穿了一件半袖的,我就把我的冲锋衣给欣怡穿了。

7.30周二  到达甘孜

特意先记一下,在快三点的时候,我们到达了酒店。有点冷。

雨萌赖床,叫了一个小时叫不起来,我们打迂回战术让环宇进去,但环宇没房卡还进不去。

早餐,济国车上的教练讲,昨晚过了崖口有点想睡,多亏了济国,济国一直在唱歌,难听到给人唱醒了。雨萌在车上吐了,开始思索究竟是因为教练开的车飘还是济国唱的难听。

午饭,陈老师:环宇我好像你好像比较适应高原。环宇:真的吗“因为你的气色比在平原好很多”

奇龙给陈老师形容自己的名字,就“小龙女那个龙”

遥华给雨萌欣怡抓拍了一张,陈老师形容:遥华你抓拍的比较好的,就是雨萌的眼神,“放大照片给雨萌看”你看,多像王祖贤。奇龙“哪里有,王祖贤比雨萌瘦多了”陈老师“你是真的不怕死,现在还是死不怕,你要是再回答个怕不死,雨萌飞过来敲你”

陈老师讲吃了辣的以后揉揉肚子,奇龙揉自己的小肚子,雨萌“奇龙这是怀上了”奇龙“没你怀的大”

环宇又把手机丢在饭店了,第五次。自己跑回去拿的
晚上吃饭,环宇第六次(丢手机)。教练给拿回来了

饭后散会,陈老师奇龙雨萌我郭老板小分队出发去挑珠子。陈老师带我们在店铺七进七出,整人都要高反了,才给雨萌以合适的价钱买下了一颗红珠

环宇散会后把手机丢到房间了,遥华“把手机藏起来,急到(环宇)哭了再给”最后环宇做了20个俯卧撑才给(环宇踩绳,柄然“你做俯卧撑,做20个,我告诉你我知道的(情况)”环宇做完。“其实我也不知道”)

7.31周三  去本营【雀儿山的故事下次整理】
晚上斗地主 谢雨萌 胃口大开
8.1周四 休整【雀儿山的故事下次整理】
红绳丢了早起睡袋里找到了 谢雨萌 吃撑了
8.2周五 上C1【雀儿山的故事下次整理】
8.3周六 上C2【雀儿山的故事下次整理】
8.4周日 冲顶&下撤【雀儿山的故事下次整理】
冰爪
下撤滑雪 景鹏撞大刚
大刚和奇龙往帐篷里一躺,牛尾上的冰化在了我的睡袋上
上厕所跑到高反
晚饭点多了
晚饭聊天,小冯教练和其他人聊自己和幺妹从小长大的故事。奇龙“你在说幺妹峰吗”

8.5周一 甘孜休整
拜托环宇带拖鞋回来。后来环宇给我打电话,拖鞋不知道丢在哪里了,房间没卡也进不去,自己拎着一袋子吃的流浪在走廊。

吃午饭,没鞋穿的几个人光脚穿着拖鞋,冒风冒雨出发,只有柄然穿着短裤人字拖冲了出来。

晚上开会
散会后去宾馆旁边的烧烤摊,听小冯教练讲故事,讲到收摊回房间打干瞪眼。打到起床时间收拾东西,我们踏上了回成都的旅途。

8.6周二  回成都

司机飙车,我们下午三点多(正常用12个小时的车程,我们用了11个)就到了成都。雨萌“我总共就醒了十分钟,十分钟都看司机在打电话”柄然,“还好你们睡着了,我也想睡着,这司机开车太吓人了,弯道超车对面来车加速擦过去,生怕撞不死我的天”欣怡,“我本来有点迷糊,看司机在弯道加速超车,一下子不困了”

我在最后面,右边有一个司机顺便捎的人,左边是沉睡的王济国,济国斜着睡得,占地面积巨大,我后背靠不到座椅,只能躺在济国身上睡觉,要么就蹲下去。后来发现原来我能坐到车地板上,有地方坐就舒服多了。

意外遇见了黄俊杰,他是来找柄然攀岩的

吴齐龙带头,王济国跟着,两个人疯狂犯傻,在成都刷血氧数据,势要刷到100(没成功)

晚上出去吃烧烤,马柄然夹到盘子里的肉不停被雨萌抢,雨萌夹肉不停被奇龙抢,济国抢所有人的,也被一群人抢,我不停拿东西回来,但总吃不到,尤其是腊肠和骰子牛肉,不知道拿了多少盘。

晚上开会,登山队宣布解散

8.7周三

七夕出去逛酒吧,奇龙一定要找一家有自己喜欢的(驻唱歌手),结果找到了人家下班了

8.8周四

上午睡觉,写明信片,所有人在一张明信片是一人一句给小白留了言。
下午去寄,碰上下雨,我穿着一双棉拖鞋在雨中奔跑,最后迫不得已换鞋。

8.9周五

中午吃饭,奇龙“昨天我就打剧本杀,看见士统下来看我的小眼神吓了一跳”
蜜蜂飞进了欣怡的空杯子,欣怡默默愣了一下,拿纸堵住了杯子。
吃完打车,车上我们用方言和司机聊天,小黑先说不下去了。后来就剩下郭老板和司机谈笑风生。
奇龙导航锅巴排骨,指着f1的提示,带着所有人到了地下。“我还以为是负一呢”“那是B1”

8.10周六

散伙日,大家纷纷踏上回家的路。我坐地铁,带着半蛇皮袋后勤回了家



点评

格式再调,有时间再把雀儿山的故事补上  发表于 2019-12-9 18:10
发表于 2020-2-5 14: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登山队也太有意思了吧,感觉奇龙环宇能承包你们百分之八十的笑点
发表于 2020-2-5 14: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你们玩游戏的时间怎么那么多!继续更啊

点评

这个只记了比较快乐的时候。。。有人看,有更新,码字准备。。。  发表于 2020-2-5 16:47
 楼主| 发表于 2020-2-9 11: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7.31     甘孜—BC

旅店一楼—准备出发

郭老板装水壶的包,似乎不太合尺寸,就像是把灯泡塞进嘴里一样,塞进去就闭不上嘴。“要是有个快挂就好了,有快挂把这两个拉链一挂,就不怕水壶掉出来了。”郭老板指着小包,眉毛向下一挂,压得脸往下一沉,倒是嘴角一提,把脸往回一怼,假装自己有快挂一样。“我有橡皮筋!”这个时候,我站了出来,带的橡皮筋终于有了用处,一捆一扎,“所以我说,橡皮筋带过来还是有用处的。”“还真有用。”郭老板现在终于“闭上了嘴”。

“女生怎么这么慢,谁上去叫一下”遥华开始物色钟意的人选。
女生下楼。欣怡和环宇一人扎了两个可爱的小辫子。后面跟着扎不了反手辫的萌萌。“这辫子扎的很好看啊,”陈老师边说着,边抓住一个下楼梯的柄然,“雨萌呐,来给柄然也扎一个小辫子。”被柄然跑掉了。。。
而郭老板被抓住了,有了新的恶搞对象,柄然逃过一劫,但郭老板被按在了沙发上,颇有被按在案板上的大马哈鱼的气势。另外一提,这气势从刚开始就被悄咪咪戴上gopro的大刚记录了下来。“放在我,我不跑,让我起来!”压着独特的重音和颤音,大马哈鱼凭着个鱼信誉获得了坐在沙发上的权利。“诶可是我没有多余的皮筋!”萌姓选手发出了遗憾的声音。这个时候,我又站了出来,“没事,我有橡皮筋!”那条大马哈鱼看我的眼神。。。像极了羞愤的郭老板。
萌萌扎辫飞快,鱼作霹雳弦惊。斜靠在沙发的大马哈鱼头皮一疼,坐直了起来。这个时刻,他不仅仅是一条大马哈鱼,他完成了对自我的突破,他变成了一条灯笼鱼!
萌萌轻轻一拽,灯笼鱼打挺而起,陈老师目睹此景,有感而发吟了句诗:独钓寒江雪。


公路—正在前往雀儿山

坐在了柄然的旁边。
“能不能把你和奇龙换一下,我想和你一个帐篷”说着说着,胸前多了一只乱摸的手。“爬开了,你怎么比奇龙还gay啊”“你的胸比较软,手感好”


景区内—通向本营的道路

柄然把头盔挂在屁股后面,走起路来一摇一摆,只看头盔在股后跳爵士舞,骚气十足。我就想:柄然在搞哪门子行为艺术,这是要干嘛。
只见下坡时柄然向下一坐,直接滑了下去,又快又稳…


营地帐—每日会议

因开会而昏昏欲睡的奇龙突然惊醒,“诶我们的帐篷够住吗”“肯定够啊”
“不是放了两顶吗”“还有四顶”“哦”
“没有地方睡就挤一挤,我愿意和教练挤一个帐篷!”此时济国同学突然贱贱地说道。
“我们不睡帐篷,我们睡床”小冯教练插了一句。
“床我也不介意”还是一个贱贱的声音。
另一个频率的声音突然贱贱地响起“不行,我们不能委屈我们的队员,一定要让每个队员都睡进自己的帐篷。”遥华突然来了精神。

景鹏冲进帐篷拍合照。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帐门口,那一刻,郭老板发现了一个盲点—自己坐在了凳子上。只见郭老板的肚子就地一倒,开始进入状态。小冯教练一看:诶你个死胖子拍照还这么不老实,还有躺地上。遂一个猛冲,挠得郭老板满地打滚。
后记:环宇手机又丢了,丢在这个帐篷里,这是第七次丢手机了。

个人帐— 合理合法混吃混喝的方法

“诶环宇他们帐这个风绳拉的很一般啊,到晚上看不见绳了要被绊倒的。”“他们帐现在没人,你等一下再和他们说,赶紧进来打牌。”帐里传来一声吆喝。
是日,某个帐篷内,三人相对而坐,全神贯注,眼前似有琼浆玉液,似有满汉全席,全然不知帐外的世界。那一刻,就好像喧嚣的风、此起彼伏的欢笑交谈连带摊在上面的昏黄的余晖,时针停止转动。
圆润而饱满的额头上隐隐渗出丝丝晶莹的液体,他的目光带有一点炯炯有神,此刻却透露出些许慌张,他看向刚毅却又妖娆的国字脸。另一边看向国字脸的人,目光停留在仅有的两张牌,余光却不停流转。只见国字脸收起平日常有的上翘的嘴角,嘴唇紧抿,眉上微微有几丝褶皱折叠而出,似乎在做一个艰难的抉择。
砰!带着一声哎呀,外帐塌下来一大块,如同被袭击的前兆一样,闯入这寂静的时间。“环宇你没事吧。”“哎~呀,被风绳绊了一下,没~事了。”
重归寂静。
随后似是一瞬间、又像一眨眼,或是一世纪、一万年,恭候已久的决定降生到世间。一刹那,牌落在防潮垫上的微弱的声音,宛如孩童叩门而入,目睹万千世界。寂静无声处再现喧哗。三声连绵不绝的笑,透露出苦涩、欣喜和无奈。
“三炸翻三番,唔。。。一人八串!回头到了成都别赖账啊”几乎跳了起来。
“你打的什么,他两张单的,我一对儿,你把对三一打,这不就跑了”恨铁不成钢。
“我的我的,下次不会了”斩钉截铁的。
说着,我把成绩记到记事本上:李晓昱16,郭栋-8,张双鸣-8。
“郭老板你不行啊,一直在输,除了被我带的两盘,全都没赢”
嬉笑怒骂,又是一场欢闹。

欢闹之余,也有些外界的声音传来。我想,人类的悲欢各不相同,我也不觉得吵闹,要问我为什么,大概是这样的:
吴奇龙!你怎么把水瓶放在我的睡袋上!
吴奇龙!你怎么火都点不好!
吴奇龙!你的水怎么没烧开!
诸如此类。我想,之后会有些改变吧……后来
算了~奇龙,你让环宇来吧…
我想,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应该……后来
郭栋!奇龙给你们帐了!快带走!
郭栋!奇龙我们不要了!
郭栋!……

点评

咱看到了  发表于 2020-2-9 11:45
咱又更了。。。  发表于 2020-2-9 11:37
发表于 2020-2-9 11: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见下坡时柄然向下一坐,直接滑了下去,又快又稳…


这是坐着头盔往下滑???

点评

这趟冬训我桌游丢了,还是干瞪眼吧  发表于 2020-2-10 20:02
好怀念啊,什么时候才能再和你们一起组桌游  发表于 2020-2-9 20:44
现在每天都只能窝在家里能不闲吗…我只是好奇头盔可以承受一个人的重量?  发表于 2020-2-9 11:55
啊,印象里是。。。当时想着记忆这么清晰,这个帖子随便拖更。。。现在发现整个时间段整个时间段的忘。。。淑丽你现在也好闲啊。。。  发表于 2020-2-9 11:51
 楼主| 发表于 2020-2-10 19: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梨筱彧 于 2020-2-10 20:01 编辑

8.1 周四

午饭之前—适应性徒步从本营走到碎石坡下,是这样的,要背登山包,但是不装东西。好像反而到了高原,体力反而相对好许多。四姑娘山去营地的时候,跟在领队遥华后面也丝毫不累。想着我要不要为后面的路做下准备,早上出帐篷,就放了冰爪和高山靴进去,思忖片刻,大冰镐也进去作伴了。背上肩,突然有点犹豫,包不是很重,但被“恐吓”之下,怕真的体力不够,又想了想,遂大冰镐躺在了包外。看了看冰镐,有点孤单,一只登山靴被召唤出来立在冰镐旁边。而此时我看着旁边的头盔,隐隐约约记得昨晚我好像把什么东西放进去,现在不见了,但没有多想。可能高反对我的意志影响远大于体力,只要有可能,我就放空了脑袋,全没有思考,行动、语言也是靠下意识的举动。
徒步路上没有什么好讲的,倒是返程,在一个小鼓包上,也不知是哪个开的头,我们索性都留在那里拍照。小鼓包上有颗小树,背面正是冰雪融水落下形成的瀑布,风光倒也秀丽。部分男生就排在那里拍半裸照,当然也有其他的造型:
柄然上半身只穿着抓绒衣,就在拍之前数秒,他猛地脱下一半,摆出一个雍容华贵的造型,陈老师点评:柄然欲露不露…后面的评价已经模糊了。现在对那个身影只记得,媚而不俗,真有些贵妇的气息。
奇龙也参与了合照,站在济国旁边,腹肌被比下去了,或者说,那里就剩个小肚子。结果每次
有奇龙参与的照片,他总在吸肚子。另外一提,这给了某人启发。
郭老板终于处理掉他圆润的肚子,起码是在拍照的时候。
济国不光秀了一波身材,还旧事重提了一遍:他去订西装的时候,被形容为西装架子,除了大腿那里改了一下,其他部分丝毫未动。
景鹏默默地看着,说:我不脱,要脱我也要到上面再脱。遂和雨萌在旁边拍赞助照,以及个人照。这里转接萌萌。萌萌专门和奇龙换来始祖鸟的帽子,边拍边调整商标的位置,神气十足。
环宇站旁边看着。“环宇看上去也好想有张好照片啊。”陈老师道。“没~有啦”一如往常慢吞吞的回答,还透露着一点点随缘。“没事,等明天我给你拍个人照。”“好呀~”带着期待的话语,连拖长音的位置都变了。
欣怡在稍靠后一点的位置摆造型,而且很有技术含量:先摆一字马,接着是下腰。回想裸男拍照,突然发现格调被比了下去。。。
遥华看见,蠢蠢欲动,“感觉我好像也可以”,差了一点,差点坐到地上。


午饭—围绕着挂面的故事

回来的路上,说起奇龙体训日没写完的事情,让陈老师知道了。然后奇龙被闭关在营地帐里写日记,他写了好久,我们暂且不提,说回挂面。挂面做出来没有什么能加的酱,我认真琢磨琢磨好像我们帐篷也没个正经的老干妈啊榨菜啊什么的,借也没有借上,跑回帐篷里,翻某个袋子,也没发现用一半的调料包。天无绝我吃面加料之路,不是说我找到酱料了,我加了点非常规的东西:比如果珍啊、葡萄干啊什么的,还从行动食品里拿出块亲嘴烧。跑出来正好遇到大刚。“诶你面让我吃一口。”“可以啊,但我的面…”大刚已经吃下去了,伴着他的表情逐渐失去秩序,后半句话我说出口了,“加了点果珍…”有一说一,我觉得这个味道还不错,起码比我火车上泡面汤加奶粉冲出来的麦片好吃。
奇龙出关了,但装酱的瓶子早已空空如也。奇龙盯着空瓶,空瓶盯着奇龙;奇龙又看向自己的挂面,挂面也看向奇龙。天才少年吴奇龙想到了一举两得的办法。
瓶子干净得如同倒垂的冰挂一样,奇龙的面还是缺少一点颜色。奇龙看着面,面看着雨萌,雨萌也看着面。奇龙心生锦囊妙计,跑到雨萌旁边,指着面,“雨萌!你还记得四姑娘山的营员吗!”
还珠龙龙凭着自己的智慧又吃到了一口面,虽然问题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自力更生啊奇龙!”四姑娘山的营长是这样回复的。奇龙跑回帐篷。过一会又跑出来了,举起珍贵的宝物,“我找到了藤椒味的调料包!”论世界名画的诞生,取“范进中举”的意境,就叫“奇龙得料”好了。



午饭后—波澜不惊的日子宣告结束
简单的技术培训,主要是看看我们都会点什么。每个人穿好装备去围着。我回到自己的包旁边,想起了我头盔里放着什么东西——我的辅绳和抓结绳——不见了。可能是从出发之后,我的脑袋第一次开始运转,事态对我也足够糟糕。现在很难,很难描述那种感觉:有些窒息,突然有点发软,可能就像突然收到消息,深爱自己的恋人,移花接木了,背叛的感觉。我被自己背叛了的感觉。
总是会有人掉链子的,但我当时接受不了这个人是我,埋藏起来的失望、沮丧又回到身上。仿佛两个月的时光什么也没有带走,我还停留在原地。我依旧什么都做不好。
个中缘由如果有后日谈的话,后日谈再说,先继续讲下去。过程不谈,最后是遥华把自己的辅绳给我,他从柄然那里拿了条扁带用。记得当时我鼓起勇气问遥华:“我用你的辅绳,你用什么呢?”“我用扁带啊,没辅绳,你冲不冲顶了!”“不冲了。”遥华扭头,好像是在笑。
其实我确实做好了觉悟,在发现辅绳消失了以后。这件事暂时过去,而对我的影响回到成都以后才消失,在成都整理抓结绳的时候发现了我的辅绳,它和抓结绳有点像。我们在本营收拾的抓结绳,我的绳子切实有带去,我是放置不妥当,没有犯对我来说更严重的错误:我一直在怕,怕我是出发前拿出来打结,打完把绳子留在了梦之旅,没有带上。对我意味着什么不再多说。不再多说。
下午人分成了两批,大部队去拜访了赤脚大仙,营地留下陈老师、郭老板和柄然。我处于某种补救情绪,选择留下来帮忙卤肉。



阳光明媚—卤肉金贵
说是帮忙,其实连打下手都算不上,陈老师基本包办了大部分工作。我过去的时候,猪肉已经下锅卤上了,闻着卤肉香,才深刻地体会到对陈老师的介绍:山上的大厨,卤肉味道特别好。肉在袋子里挤了一天,轻度变质了。柄然把肉切成了适中的块状,陈老师下锅煮了一下,去掉不能吃的,剩下的就是香的。肉煮好捞出来,放进高压锅,加入卤料。文火慢慢煲,我们慢慢瞧,香气慢慢飘。到了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你们尝尝这个肉好了没有!”郭老板“chua ”地掏出来一双筷子开始品尝。掀开锅盖,热气带着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随后是来自身体内的声音同锅内翻滚的声音一同响起,斜射进帐的日光均匀覆盖着锅中仰泳的肉。突然理解了为什么有人不开心时会吃很多东西,美食的魔力是存在的,现在就在我的眼前。捡肉出锅,下一锅又准备开始,是牛肉,香气依旧。
我和郭老板夹了两回肉,大肉在盆里,特别小块的在郭老板嘴里,我实在没好意思吃。最后陈老师看肥肉太腻了,全切了下来,感觉有点可惜,直到我吃了两块之后腻到发撑就不觉得可惜了。大部队回来了,一闻肉香,肉食动物们全跑过来说要尝尝肉熟没熟,吵吵闹闹,尝到的,只管说吃太快没尝出来,没尝到的,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分类。
听回来的萌萌讲:下午他们去拜访大仙,其他人坐两边,大仙坐在中间,但比较隐蔽。奇龙在后面,走上去后说了句“你们都在啊”,就蹲在了大仙前面,挡住了大仙,自己带着平日里傻乎乎但亲切的笑,丝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另一只队伍的人过来聊天,碰见了我和雨萌,看着萌萌问道:“你是领队吗?”我刚想说话,就听见一声“是”。“女领队不常见啊,看上去你很厉害啊!叫什么呀”发出来赞叹不已的声音。此刻,我的嘴角疯狂乱上扬,雨萌眉毛都在笑,“姓冯,叫冯柄然”“哦,冯领队,明天我也想和你们一起”我和雨萌对视一眼,又移开视线,“那你就要问队长了”“队长是谁?”“谢雨萌”“谢队长啊”…后面雨萌和我讲:“你不要和遥华士统他们说啊”。所以我写在了这里。


晚上—巧做嫁衣
环宇拉起一个场子打干瞪眼,突然,陈老师知道她也没写完集训日记,遂被拉去一起补集训日记。最后环宇写完了,那边散场了。



点评

把大家在小鼓包拍的照片放上来呀~【斜眼笑】  发表于 2020-2-10 20:5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20-2-20 13:25 , Processed in 0.159177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