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48|回复: 14

[2020年冬训] 2020冬训云顶山拉练抒情队记——杜竞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6 18: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行走在白云深处——云顶山拉练



  十二月廿一日,小雨转晴,晴转多云,宜外出拉练。



  凌晨五点半,在冷困交加中起床,阳台探出头来,看着外面风吹雨打,密密麻麻,再想着包内拖瓶带沙,心情复杂。算一算海韵到南门的四公里天路,来不及感叹人生长恨水长东,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刚出宿舍楼,在坡下偶遇娅婷(我住坡上头,她住坡下头),也许是被风雨吹得晕了头,顺口说到:上车。娅婷走了过来,精致的丝毫看不出来是早起加淋雨,我背上包变得这么大上不去。才想起来我俩背后各有一个和人一般大小的登山包,于是先走一步。虽然穿着雨衣,但是护住的却只是有衣服的地方,手和脸则更加充分的享受着厦门惯有的风和少有的雨。接着在摸黑的校园里又陆陆续续偶遇了表演艺术家崇政和最强演说家晓昱。后来的事情便一气呵成了,到南门,集合,分后勤,等车。



  坐上大巴车,便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两个小时的车程可以好好休息休息,大家八仙过海,U形枕,耳机,口罩,眼罩,头套,五花八门的睡觉神器纷纷亮相。本来也想睡一觉,可是倦极反而不困,索性便闭目养神起来。静听有时候也是一种享受,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声,发动机微颤的轰鸣声,雨点打在窗上的吧嗒声……车停,睁眼,原来是翔安大学到了。翔安村民上车时一个个精神抖擞,也不知是多睡了半个小时还是多等了半个小时的缘故。车里也活跃了一阵子,但很快哈欠声传染了整个车厢,大家又朝着目的地开睡。我则继续修闭目禅,其间,但听文丽马对郭老板讲:

郭老板你不困吗,要不你坐我旁边吧

我不困,我坐过去吧

喜欢这种胖墩墩的人坐在旁边,有安全感

“……”

我能靠着你睡嘛,好敦实啊

“…………行,你睡……”

  
  不过一路上戏最多的,非这位东北司机莫属。这么大冷的天儿,你们背这么大包去爬山,还搁外面搭帐篷住,夺难啊一个个的搁家连衣服都不洗,载这使啥劲你们是厦门大学啊,我听别人说厦门大学研究生都在翔安,本科生都在思明,是这样吗?”“一会下车你们每个人给我签个字,等以后我老了,拿着这个找你们要钱,可以吗?”……(此处忽略一万字)是命中注定,让文丽马和司机有了这次相逢,两人你来我往,棋逢对手,相谈甚欢。只听文丽马又来:

好烦坐车,每次都晕车,太难受了

来,小姑娘,涂一涂,盐酸苯环壬脂

这是干嘛的啊

治晕车的,效果老好了,我一直用

过了片刻,应该是在涂药,就听文丽马道:

哇,师傅,我觉得好多了,给,谢谢你的核糖核苷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轰的一声,四五个闭着眼睛的理科生同时笑了起来,包括我在内。还是定力不够,修了一路的闭眼禅,功亏一篑,怪就怪文科生乱点遗传和晕车的鸳鸯谱。



  离目的地已然不远,索性就不再闭眼,目光投向窗外,才惊觉早已换了人间。



  本是烟雨迷蒙的天,呼的一声便放晴了,阳光洒向大地,云销雨霁,彩彻区明,更显雨后初晴的清澈。远山如黛,升起飘渺云烟,山上起着一片片雾,雾又连着一座座山,交相辉映之下,既有山的厚重,又带雾的清灵,相伴相生,相辅相成,历历在目。瑶台仙境,想必也如此这般。


  还未看够,山中云便已在阳光普照下消散,云升云灭,构成了晴雨交汇之际特有的风景,更显昙花一现般的珍贵。到达目的地,下车整装,神清气爽,也意味着此次拉练的好戏刚刚开场。当真是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更如是。(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6 18: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考试高峰期,可能更新会慢一点。。。
发表于 2019-12-31 10:43:32 | 显示全部楼层
竟然没人回复!我来一个!竞韬加油!

点评

重在回忆记录,加油  发表于 2020-1-4 14:12
发表于 2019-12-31 11: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博丽灵梦 发表于 2019-12-31 10:43
竟然没人回复!我来一个!竞韬加油!

写这么好呀!!那一定要更完;到时候不更晚关进小黑屋

点评

来了~  发表于 2020-1-4 14:10
 楼主| 发表于 2020-1-4 14: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临出发之际,所有人都祭出拉练三宝:防晒护膝登山杖。准点开始上山,一边前行,一边适应。趁着大家一个个都还光鲜亮丽,摄影师黠溢很贴心的给每个人都拍了照片,男生是英姿飒爽,随风飞扬,女生则柔中带刚,落落大方。
  当然,美好形象在外出时总是维持不了多久的。郭老板领队,建林紧随其后,我低头看着建林的脚,一步接一步,开始倒也没往累那方面想,只是觉得不久脸上就开始滴汗,虽然还是走水泥地,可坡度稍微大一点便觉些许吃力。趁着擦汗的空隙回头望了望,当真是一去二三里,队变四五节,队尾更是遥遥挂在远方。很快便进入了山路地带,虽然地形和路况更加复杂,但比起水泥路的千篇一律,也多了几分新鲜趣味,再加上休息时发的行动食品——独具娅婷特色的精心挑选的棒棒糖和龟苓膏果冻,给第一段路的适应起了一个很好的缓冲。
  继续前行,山路崎岖,容易消磨人的耐性,同样也在锻炼人的韧性。这时身前变成了文丽马,建林则在我身后,走着走着,突然觉得空气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抬起头时,好像置身于面包店,低下头来,又觉得进了小酒馆。哦,是了,娅婷准备的后勤有厦门最好吃的特香包和卤味店里的特制凉菜,这时正好一前一后分在我身边。身处其间,好像往前一步就吃了一口特香包,往后一步可以就夹了一筷子凉菜一样,想想自己早上并没吃多少东西,个中滋味,真不知该如何形容。
  正当沉浸在特香包和凉菜中无法自拔时,突然听建林说了一句:来首张国荣的歌,前奏一起,便知沉默是金。一瞬间只觉得挣脱了味道的束缚,跟着音乐,或浅声哼唱,或口哨跟拍,倒也忘乎所以,飘飘洒洒起来。
冥冥中都早注定你富或贫 是错永不对 真永是真 遇上冷风雨休太认真……笑骂由人 洒脱地做人 少年人 洒脱地做人 继续行 洒脱地做人
然后是梅艳芳的梦伴,更觉和建林是同一个年代。
今天今天星闪闪 剩我漆黑中 北风中……再也再也再也不见 一切已失去 不可以再追……”
行至一处平地,压低行军速度,等后续部队到来。也许是看我一直在跟拍,建林突然问我:
竞韬,你小时候有没有看过'大话西游'”
电视剧版还是电影版
电视剧版
张卫健主演那个吗
对!对!
当然看过啊,我超喜欢里面的主题曲
已心领神会,我俩一起开唱大笨象会跳舞,小猴子会上树,狐狸会翻跟头~~山猪山豹山羊,山中有只老羊,看见老孙在发呆~~”一曲未尽,一曲又来啦啦欧雷欧,欧欧啦啦欧雷欧……”
  每回休息再出发,队伍顺序便有所改动,只觉得歌声渐行渐远,后再也不闻其音,思绪又到眼前,一步深来一步浅。路况再变,灌木丛生,杂草遍野,交替着隐蔽了上升的路。放眼望去,荒山野岭,何处下脚?叮~的一声,恭喜你获得新成就——开路。没错,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树来手挡,草来脚踏。往上走就是了,这时候登山鞋才真正有了用武之地,就是一脚踏出,管你是泥路,土路,石子路,还是压根没有路。突发奇想,鲁迅当年定是登山爱好者,不然怎写得出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般的话来。
  不知不觉,天气又由晴转阴,走在灌木丛中,前一晚的雨此刻也粉墨登场,身上带水,脚下打滑,一切都变得湿漉漉的,心情也黏糊起来。抬头茫茫一片白,有点走不到头的感觉,鞋带更是经常被树枝挂开,怎么都系不好;带刺的苍耳球粘的衣服上,护膝上,袜子上全是,怎么也除不完;泥巴也从鞋子开始往上进军,莫名觉得有些身陷沼泽地般的力不从心……突然,前方传来袁畅的一句树木丛生,电光火石之际,捕捉到了一丝契机,那一个瞬间,好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上山的路。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块浮板,更像是涨满水的坝口裂开一条小缝,一路走来的艰辛,疲累,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一系列负面情绪,都将一股脑的,汹涌地,从这个缺口中宣泄出去,整个世界都开始变好了。
  接下来的上山之路,是一段诗化的浪漫。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诵完一首观沧海,便一发不可收拾起来。所有学过的,没学过的,会背的,不会背的,都不分先后的,飘荡荡的在眼前,似与山间清风一般,取之不尽。于是乎,从《短歌行》到《赤壁赋》,从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余音袅袅,不绝如缕;从苏东坡到李太白,从老夫聊发少年狂黄河之水天上来;从《滕王阁序》到《岳阳楼记》,从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从《兰亭集序》到《归去来兮》,从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从似曾相识燕归来相逢何必曾相识;从在天愿作比翼鸟心有灵犀一点通;从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从千呼万唤始出来此时无声胜有声;从今朝有酒今朝醉举杯消愁愁更愁;从醉里挑灯看剑酒醒帘幕低垂;从夜深忽梦少年事梦里不知身是客;从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诗词歌赋,都纵情在这崇山峻岭之间。
  就这样,上山的路变得趣味无穷——鞋带依旧难系,但变成了剪不断理还乱,自然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苍耳扎的满身,那便叫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裤腿上的泥巴也跟着可爱起来,是纵使群山倒,甘心碾作泥。也正是在这天然纯粹的深山之间,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高声放诗。时间在一首又一首诗词的交替中流走,嗓子也在不知不觉中沙哑起来,深吸一口气,有种由内而外的说不出来的舒畅。厦门的空气原本就好,山里更是好上加好,雨后的空气则再好一分,恰巧又是读诗读的口干舌燥,吸上一大口湿润的空气,能感受到满满的氧负离子在胸腔内游走,净化着每一个细胞,身心皆宜,此乐何极。当然,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其间,我,崇政,袁畅,叶子,建林,郭老板,祥元,欣雅,洋洋,黠溢,晓昱等一行人,合力先将义务教育要求下的古文一网打尽,然后又开始零零散散的玩飞花令。当真是山间何处不飞花,上场就选八大家。行走多时,袁畅说,我们来个应景的吧,看现在树叶还在滴水,我们又在穿林,莫听穿林打叶声,大家纷纷开始接下文,何妨吟啸且徐行……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是啊,也无风雨也无晴,早上一路走来,风雨转晴,晴转多云,如今穿行在山林之间,真倒是也无风雨也无晴。应景,更应情。《定风波》读完,我说:“这首词我特别喜欢,——艺术家:“哦,你又喜欢了(在此之前,我好像已经喜欢了《滕王阁序》《岳阳楼记》《赤壁赋》《木兰诗》《将进酒》等等)——我也很喜欢它前面的一段介绍'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有一说一,真爱无疑。
  其实从刚开始背诗那一刻起,我便知道终究免不了有一个遗憾,那就是鹏飞这次因为有培训没能来拉练。那还是前一周的晚上,在翔安东门的小吃街,我,鹏飞,娅婷,晓昱四人,对着一大桌美食,玩了快两个小时的飞花令。我和渣男是棋逢对手,不亦乐乎,晓昱难得沉默是金,大大堕了离高考最近的名头,娅婷则是半梦半醒,欲见周公而不得。也就是那晚,硬生生逼出了冬训队第二天团——婷婷昱丽组合(娅婷,晓昱,文丽,当然,文丽在此纯酱油)。这次他不在,倒是少了一些诸如“朕与将军解战袍”“从此君王不早朝”之类的独具鹏飞特色的拿手“好”诗。
  也不记得诗背了多久,总之大队几经修整,最后便只剩我,叶子,崇政三个在玩诗词接龙。麻雀虽小,倒也五脏俱全。音同字不同即可,声调不同也行,不在末尾出现便算,在一系列为接龙而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下,三个臭皮匠倒也一直坚持到了午饭时分。这时已下午两点,诗词小队也随之解散,也算是来去自然,有始有终了。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以后的苟且,所以,才更需要诗和远方!

(未完待续……

点评

大笨象会跳舞~好久没听到了  发表于 2020-1-4 20:34
发表于 2020-1-4 17: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诶,今年冬训去云顶山啦,不去罗田啦?

点评

个中缘由。。。一言难尽  发表于 2020-1-4 20:34
发表于 2020-2-1 13: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会有更新吗?
 楼主| 发表于 2020-2-3 18:05: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抽空先更新冬训的吧哈哈
发表于 2020-2-3 18: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杜先生 发表于 2020-2-3 18:05
还是抽空先更新冬训的吧哈哈

那你可得快点呀
发表于 2020-2-3 21: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的问题:我们什么时候能进沟
今年: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发
 楼主| 发表于 2020-2-3 23:3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梨筱彧 发表于 2020-2-3 21:16
去年的问题:我们什么时候能进沟
今年: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发

哈哈哈哈,尽快尽快,云顶山先凑乎一下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ICP证: 闽ICP备17017633|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20-4-4 04:54 , Processed in 0.16498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