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大锤

[其他] 梅里内转徒步队记——有你们的雨崩才是人间天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5 10:4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除了队记之外,还很想看看领队总结和财务总结 后勤总结,会有吗
 楼主| 发表于 2020-2-5 11: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卓某某 发表于 2020-2-5 10:42
除了队记之外,还很想看看领队总结和财务总结 后勤总结,会有吗

四舍五入,没有

点评

各项总结融于队记  发表于 2020-2-5 11:49
那就换个算法,向上舍入式取整  发表于 2020-2-5 11:34
发表于 2020-2-6 21: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呢们的夺命队医 于 2020-2-6 21:35 编辑

登协会标.jpg

2020.01.10
挠头
  先于这个城市苏醒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出发当天清晨的我起床后却清醒异常。这个校园的夜生活已停息,而黎明尚未到来。我走过石板路旁昏黄的灯光,穿过芙蓉湖畔幽黑的夜色,背着大包哼哧哼哧地奔向南门。夜色中沉睡的校园有着别样的姿态,三年来,我曾四次在同一时间不同季节走过这一段相同的路,最终分别踏上双桥沟、格尔木、三亚与阿克苏的土地。不知这是否是我最后一次呼吸凌晨五点半芙蓉湖畔潮漉漉的空气,快毕业了,总要把这里喜爱的或不喜爱的或说不上喜不喜爱的封存成记忆道声再见的。此时,一条大鱼跳出水面,扑通声消失后,幽黑的水面泛起涟漪,将灯光的倒影与我的思绪一同打碎。
  走到南门,一如既往地,郭老板未见其人先闻其小电驴,下车后骄傲地称自己熬了个通宵,并吸着鼻涕说自己现在身体硬朗得很,说罢还咳了两下。在南门内侧等了半天正在南门外侧等我们的绿绿之后,三人终于汇合并上了头班1路车,在车上三个人六只眼睛注视着厦门公交电视的沙雕广告,三个脑袋同时想着这两个人怎么也跟我一样的品味。
  昏黄的灯光和昏暗的街道从车窗外掠过,随着吱的一声响,公交车停靠在灯火通明的厦门站旁。经过二十分钟焦急的等待,因坐反公交方向而迟来的大锤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窗外逐渐淡去的夜色中,厦门出发四人组终于汇合,登上了开往广州东的列车。这段路程基本是在睡梦中度过的,简单吃了个面包牛奶,郭老板便将椅背往后放了放,把脑袋塞在自己椅背和旁边座位椅背的夹缝中昏睡过去。我和大锤绿绿聊了会儿各自的专业知识,记得绿绿讲了通信的波段,大锤讲采样烧氧弹,我自己讲了什么倒是有些记不清了。说着说着大锤拿出了她的当代大学生保命睡眠装备——眼罩和耳塞,三人话语渐息,直至迷糊过去。

  广州的天气比厦门闷热更甚,1月份还开着的空调给予了当地人第二次生命。坐上去广州南站的地铁,车厢里是国粤英三语报站,由于粤语的博大精深,经过下图所示江泰路站时,只听地铁广播开始粤语报站:gang'tai'lu到了,郭老板听到便不厚道地大声笑了起来,并一遍遍地在车厢里大声重复着肛泰路肛泰路。
微信图片_20200206211406.jpg
  过了一会儿,大锤终于找到了比较符合当代985高校优秀大学生气质的话题,说广州地铁上的小姐姐都好漂亮啊,然后转头想给我们指。大概是让她心动的漂亮小姐姐已经下车,半天也没有找到,我跟她说:
  “没事儿找不到也没关系,看你面前的帅哥也挺养眼的。”
  大锤挨个儿把她面前的三个男生端详了几番,大概是死活没有找出所谓的帅哥在哪里。

  摩肩接踵的广州南站的气势与小时候每年冬天都能占据报纸第一版的广州火车站春运盛景相差无几,在二楼找了家潮汕裸条店坐下,一楼候车厅熙攘的人群就像蚂蚁窝外密密麻麻到处乱爬的蚂蚁。吃着一半,淑丽走进了店里,是队友就差一个就凑齐的心动感觉。
微信图片_20200206213457.jpg

  下午去昆明南的火车在雾雨朦胧的山水画卷中飞驰,穿过云贵高原的锦绣群山,车窗外亮暗交替。郭老板在另外一个车厢接着休养生息,绿绿跟淑丽在后排小声聊着天儿,我和大锤在大众点评上挑未来几天的住宿。每当看到别致的庭院,面向雪山的落地窗,或是露天观景台等字眼儿时,大锤总是难掩激动,显得有些急性肾上腺素分泌失控。待住宿订完,大锤激情庆祝完,天色已晚,于是包里的泡面卤蛋糖蒜馕烧鸡被掏出来分而食之。顺便一提别看郭老板睡得香,饭点起来得总是很准时。酒足饭饱,身心放松,火车慢慢将盘州火车站的站台甩在身后,这时大锤突然来了一句:
  “淑丽人怎么没了?刚才停站的时候她说要去感受感受外边的温度。”
  表面毫无波澜的我紧张兮兮地跑到车厢连接处打开手机查下一班盘州到昆明南的车是几点,页面还没刷新出来,旁边的厕所门开了,淑丽走了出来,又是一出自己吓自己的好戏。

  晚上九点,一行人走进空荡冷清的昆明南站候车厅,在检票口前竟然偶遇了我隔壁系的同学,他从省城转车回家,早上就到了昆明南站,在火车站周边过了一天早上吃土豆中午吃马铃薯晚上吃洋芋的云南式幸福生活,临别前还给我张一寸照片并嘱咐我带着它多见见世面。
2.PNG
  关于那些天在路上都聊了什么,其实许多记忆已有些模糊,依稀记得那晚在昆明南站给队友们慷慨激昂地讲了一篇题为《通过靶向肠道菌群调控人体的物质需求欲望有望提高廉政文化建设效率》的论文,并向队友灌输了“遇事不决,量子力学;机制难寻,肠道菌群”的学术论调。量子力学高峰论坛正进行着一半,大锤的小嘴儿开始叭叭叭了起来:
  “量子波动是指两个粒子因波动频率相同而达到的相互纠缠的状态,通过大脑与其他物体的量子共振让头脑中产生动态影像,即通过二者的量子纠缠让感知器官产生多维的感受……”
  挠头

  在昆明站才跟我们汇合的璐瑶错过了量子波动理论在队内的发迹史,五个人走在在昆明站的站台上,正准备踏上开往丽江的火车,打眼一看前面的人正是璐瑶,是队友终于集齐的更加心动的感觉。


112028uu7sm7wstzfsm50i.png

点评

淑丽不见的时候我慌张地告诉你。看你一副—— 没事,都不是事的表情,开始低头看手机。实则慌如狗  发表于 2020-2-8 12:37
我就应该拍下你举着照片拍照的样子,太喜感了  发表于 2020-2-6 23:24
果然得你来写,我就记得你们在昆明南的时候讲了一堆量子力学相关的好笑的东西,还有那个肠道菌群…原谅我只记得我一直在笑,不记得笑的内容是啥了  发表于 2020-2-6 23:21
发表于 2020-2-6 23:2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顺便一提别看郭老板睡得香,饭点起来得总是很准时。


哈哈哈这个很真实,我记得我当时在睡梦中听到了郭老板的声音,不用看时间,第一反应就是到吃饭的点了
发表于 2020-2-6 23: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大锤绿绿聊了会儿各自的专业知识,记得绿绿讲了通信的波段,大锤讲采样烧氧弹,我自己讲了什么倒是有些记不清了。


你们的话题咋这么优秀

点评

声明:量子纠缠是xxxxxx的(我乱讲的)  发表于 2020-2-8 12:37
想听通信波段?@绿绿  发表于 2020-2-8 11:12
没关系,你催吧,反正催了我们也不一定更  发表于 2020-2-8 11:11
为啥我的关注点总是那么奇怪……本来是来催更的,结果点开了发现太不好意思了  发表于 2020-2-8 09:52
通信波段我也好想听~~  发表于 2020-2-8 09:51
 楼主| 发表于 2020-2-8 13: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呢们的夺命队医 发表于 2020-2-6 21:22
2020.01.10挠头   先于这个城市苏醒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出发当天清晨的我起床后却清醒异常。这个校园 ...

  比起祁威习以为常的出门,我对这次徒步虽说没有特殊的心情保有特殊的期待,却还是很兴奋。一考完试就猛蹬自行车回宿舍处理数据,风一般发邮件给老师,再风一般地洗漱和收拾背包,一分钟都没差地赶上751。不能不说,强氧羚羊的背包感觉虽然说是36L,还是非常能装的。(这里可以求个广告),我到沃尔玛附近的时候祁威还没来,看着我眼前的HM,我决定进去逛一逛。正在犹豫要不是试一下的时候,祁威试图转移我等待的注意力,发配我去买一包棉签。我觉得“啊,我的任务开始啦!”,愉快地对屈臣氏和某大药房的棉签价格和数量比较之后,对那包价值13元的医用棉签出手了。回去的路上,终于见着祁威了。果然要当领队的人不一样啊,身上一件明黄色和黑色对比的凯乐石,散发着很酷的气息。
  然后,他开始挠头了。他无法理解进了超市就会对许多东西产生购买欲望的激动心情。女南方人和男北方人购买东西的习惯开始出现分歧,他拒绝了泡椒风爪,拒绝了火腿肠,并且选择了包装很难看的麦麸饼干(但它好吃,那时的我不知道)。我义无返顾地买下吸吸冻、旺旺仙贝还有巧克力丝绒蛋糕,并且气愤地把购物车留给祁威推。
   只有我一个翔安的从厦门出发,所以那天晚上我找了家在中山路的青旅。第二天清晨比预计时间早五分钟到达公交站却发现方向不对,在我正要走到对面公交站的时候就看到一辆1路车离我远去,而我晓得,祁威绿绿还有郭老板就在那辆车上。顺利到厦门站,发现大家今天看起来相当不错,祁威的包也是黄的,跟衣服很搭;绿绿全身上下除了那条垮垮的牛仔裤都是黑的,看起来也非常酷;郭老板一身大红相当喜气,只是脸上残留着今天日出前在游戏里厮杀的疲倦。
  绿动掏出了他说的那个粉红色的保温杯。当下我认定,绿东对粉红色和紫黑相间有什么误解。
  郭老板上车就睡了,我们仨在进行一段时间的学术研讨之后也歇息了。
  明明第一次跟他们出门玩,但有一种不陌生甚至熟悉的感觉,一路上格外安心。

点评

这不是希望多留点肚子擦洋芋  发表于 2020-2-8 13:40
我也想吃泡脚凤爪,但我当时觉得不拦一下铁定会买多(;一_一)  发表于 2020-2-8 13:31
发表于 2020-2-8 19: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eahShu 于 2020-2-8 20:55 编辑
zuni 发表于 2020-2-3 22:42
2020.1.11  DAY 2  丽江——香格里拉 “量子波动”转经筒

  从木府出来就急匆匆地赶去丽江客运站, ...

掐指一算,是更队记的日子了。值此元宵佳节,边陲辅警觊觎之美貌大头威向诸位问好。

1.11 ——DAY2 昆明-丽江-迪庆香格里拉
话说,在全能领队77v的巧妙安排下,三四小时之间,我们先后穿梭忠义市场买了之后在整趟旅程都心心念念的香香佛手柑、甜甜沙糖桔和脆脆青枣,品尝了丽江古城里有名的二哥土鸡米线,游览了素有古城“紫禁城”之称的木府,见识了浓缩丽江传统文化的东巴文与东巴纸,感受了古城免费豪华公厕,时间刚刚好地赶上了去往迪庆香格里拉的大巴。
想来大家都疲于压缩和上传照片(后来发现,现在上传图片大小不限制了),遂挑选一些,以便日后翻阅。照片不及人眼之所见,所见亦不及实景之深意,总之这一路精彩纷呈,不失为一条神奇的天路诶,诸位若有兴趣,一定要去体验。

image001.jpg

image002.jpg

image003.jpg
                              
“东巴文字约产生于公元11世纪,目前仅有1500多个东巴文字还在流传使用。比如幸福二字的东巴文是一个炊锅上面冒着热气,纳西人觉得吃上热饭就是幸福。”
上图中我们最感兴趣的这口“火锅“算是解决了。不过,这段资料是后来在网上瞥到的。在丽江古城东巴纸的店铺里有书法大叔为游客制作东巴文纪念品,他也不清楚上图文字的完整含义。

image004.jpg

image005.jpg
  
古暑井(三眼井)。
地势最高的第一潭水是饮用之水;后流入第二潭,用于洗菜、涮炊具;第三潭水漂洗衣物。三潭相串,各司其职。

image006.jpg
丽江古城里挂满了各式风铃。

image007.jpg

image008.jpg
二哥土鸡火锅,错了,土鸡米线……

image009.jpg

image011.jpg

image012.jpg

image013.jpg

image015.jpg

image016.jpg

image017.jpg

image018.jpg

image010.jpg
  
我爱木府的玉兰,充满中学记忆的玉兰。

image014.jpg
纳西妇女服饰“披星戴月”。
一字横排的七个圆形布盘代表北斗七星,俗称“披星戴月”,象征纳西族妇女勤劳能干,早出晚归,披星戴月。

image019.jpg
image020.jpg
从木府高阁俯瞰,行人与街市宛若画中。

image021.jpg
眼里闪着星星的可爱郭老板在古城的又一公厕外等候队友们。
马上就要去到四小时车程远的迪庆香格里拉,于是大家不约而同走向厕所,发现原来古城的公厕都是豪华配置。

image022.jpg

image023.jpg

image024.jpg
从丽江客运站出发,大巴逆着金沙江水向上飞驰,很幸运地坐在靠江一侧。海拔渐渐升高时,看着宽阔平静的金沙江变回湍急的山谷溪涧。再往上,雪原出现了。可能是山上多梯田的缘故,雪地大都看起来很规整,雨崩村里的也是,滇西北人民勤劳智慧的结晶啊。
   

image025.jpg

image026.jpg
进入香格里拉,看着地图上的“独克宗古城”,
某(不记得具体是谁了):“哇这儿有个独克宗古城诶。”
77v:“我们晚上就可以去。”
兴奋!
后来发现,我们每天都去那,觅食。
   
image027.jpg

image028.jpg

image029.jpg
“量子波动”巨型转经筒
image030.jpg
龟山公园夜景

image031.jpg
第一顿。
牦牛肉火锅×1,青稞饼×1(此处数字标记此行第几次吃它,不是点了几份)。
印象最深的居然是藏香猪排里的薄荷叶(据说是),口感颇为奇特,薄薄脆脆,入口即化。
饭后散步,路过一辆手推车时发现上面有一个“渣男开方”的字样,各人捧腹大笑,一致思考这个“开方”是何含义,未果。转入一家小型唐卡博物馆,记载着2014年古城大火灾事件。古城出口处一排移动厕所。

点评

万物皆可  发表于 2020-2-9 13:11
来都来了  发表于 2020-2-8 21:40
有一说一,确实  发表于 2020-2-8 20:02
看璐瑶拍的照片真舒服  发表于 2020-2-8 19:40
这图也太大了……  发表于 2020-2-8 19:39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呢们的夺命队医 于 2020-2-14 23:49 编辑

登协会标.jpg

2020.01.11

  火车在黑暗中时停时走,偶尔窗外一道刺眼的灯光闪过,隐约能看到斜下铺的璐瑶并没有睡着。早上七点,誓言要睡到八点四十的我在列车员极不标准普通话的报站声中醒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窗外隔壁轨道上的七彩云南主题班列(见5楼图1)。
  热个牛奶泡个麦片啃块儿阿胶,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这个季节的滇西北大地有些苍凉,朝阳将冬日萧荒芜的群山染成金黄色,说是日照金山似乎不太合适,暂列为日照土山景观吧。走上丽江站的站台,清爽的空气灌入鼻腔。由于绿绿在队友们心中的重要地位,远处的玉龙雪山在我们口中被逐渐绿化,简而言之,绿龙雪山。一行人慢慢走向出站口,常被警察查水表的我条件反射式地有些紧张,郭老板察觉出了我心中的不安,说道:“没事儿,我跟你说,只要你把他打晕了就能出去。”那洪亮的嗓门整个火车站都能听见。我时常纳闷儿明明有这种这么欠警察收拾的人,被查水表的却始终是我。但最终,警察连看都不看一眼就放我们过去了,尽管绿绿此时一身黑加深色牛仔裤的装束有点黑社会中层管理人员的风范。出车站美滋滋上个四星级厕所奔赴古城,此时我们没有人想到,丽江古城有数不尽的五星级厕所等着我们。

((ZQE([GRM`UV2DRH@OD[[8.jpg
  冬日的丽江慵懒地卧在群山怀抱之中,澄蓝的天空轻抚着这座白色小城,在玉龙雪山慈祥的目光中,城中万物以一种懒散而不失优雅的节奏生活着。错落有致的木制房屋被漆成了雅致的白色,精致的飞檐伸出墙角,视线穿过幽暗的门厅,可以瞥见庭院一角,大金毛趴在门前的台阶上打着哈欠,空无一人的巷子寂静无声,偶有几声鸟鸣。丽江的洁净,天地间找不到一丝暇迹。古城的边缘是人群熙攘的菜市场,背着背篓的妇人穿梭于摆着新奇地方特产的小摊间。我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摊子上的东西,有生来奇形怪状的植物根茎,叫不上名字的蘑菇和之前闻所未闻的蔬菜。正当我沉浸在混杂着剁辣椒的咚咚声的嘈杂人群声中时,大锤过来抓壮丁去挑青枣。12个青枣挑罢放到袋子里后,我低下头看手机里的消息,说时迟那时快,摊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右手抓起三个不熟的青枣扔进袋子,紧接着左手拎起袋子上称,并冲我说道:“十五块八”,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一看就是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
  在眼角的余光中洞悉了这一切的我挠了挠头,把那三个不熟的青枣扔了出来再让她上称,摊主面不改色地给我又称了一遍,看来不仅实战经验丰富,心理素质还过硬。

  都说公共厕所是城市的一面镜子,窥一斑而知全豹,这就好比看一眼郭老板的屁股就大致能猜出来他不羁放纵的性格一样。在小桥流水的丽江古城中,无数的五星级数字化公厕藏在街头巷尾的隐蔽处,与周边的街巷融为一体。走进公厕,复古的木制装饰散发着贵族气息,高科技的电子设备透露着低调的奢华,柔和的暗黄色灯光和温暖清新的空气,让人忍不住留连驻足。从洗手台,到工作间,到楼梯,处处都是古典与现代的碰撞。可能正是为丽江古城的五星级厕所所刺激,一路上我们几个仿佛对厕所有种莫名其妙的情结,正所谓“六人行,必有找厕所者”,最终,大锤由最初的见着厕所就想上,到后来没见厕所就想找,最终在激烈的竞争中突破重围,荣膺“所长”的称号。
  赏厕之后逛木府,一路上大锤不断感叹当一个土司生活多么自在,眼神中流露出坐地称王的渴望。有一说一,住在花团锦簇、小桥流水、四季如春的木府里,古城中又有万千五星级厕所等待着被临幸,天堂也不过如此。

J1)~MU8FRSD0A$}N1W@2UFX.jpg
  木府逛罢,搭大巴去迪庆州府香格里拉。旱季的金沙江不复往日的翻滚咆哮,如蓝色丝带蜿蜒群山之间,两岸大片的河床裸露,像英雄迟暮安享晚年的样子。G214一路沿金沙江顺流而下,直到在虎跳峡附近钻进山沟,把隔江相望的绿龙雪山和哈巴雪山甩在身后。随着海拔渐渐升高,深入迪庆的地界,丽江的雅致不复存在,路边的农村广告逐渐开始有了浓厚的乡土气息:
  手机下载个淘宝,不用老往县城跑
  非洲猪瘟真可怕,得了以后准得挂

  从不知名的小河谷里出来,视野逐渐开阔,大地披上了白色的斗篷,车窗也变得冰冷起来。郭老板看到窗外的积雪,开始盘算要把谁埋进雪里。上高原第一天就有这兴致,这是要把人活生生打雪仗打到高反送回丽江的节奏。
{1`V~DLB(5_WRT[8QMU)AGU.jpg

  大巴车停在独克宗古城旁,客栈老板开着小车过来接我们,见面还用青岛话跟我打了声招呼。独克宗古城修建出了海拔三千多米高原上不多见的精致,什么都好,只是厕所欠了些风韵。客栈老板跟我们讲之前迪庆一连下了将近十天的雪,直到三四天前才放晴,说下雪前两天的时候他还挺来劲儿,往后就陷入了深深的审美疲劳,甚至厌倦,大概就是寂寞如雪的状态。
  收拾完东西从客栈出来,夜色即将把残存的日暮吞噬殆尽。独克宗古城的路面偶有几处结冰,几个人在上面摩擦了几下。夜幕下的香格里拉逐渐显露出冬的峥嵘,赶紧涮了个牦牛肉火锅暖身子。不出意外,我们才吃了一半,郭老板就清空了盘子开始倚在椅子上满足地摸肚子,想到之前龟山公园上的转经筒转动被郭老板宣称是其大脑神经元细胞与转经筒内物质量子共振的结果,举一反三,我将郭老板的进食方式归结于量子波动速食。这时大锤开始讲她向某玄学生物科技公司工作人员请教的故事,这家公司主营业务大概是取儿童口腔粘膜细胞进行测序,并找出儿童乐观、冒险、交际、音乐、文学等诸多天赋基因,以便家长对其进行针对性的培养。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总之,吹得有模有样。请教过程大概如下:
  大锤:“请问你们这些天赋基因分别在几号染色体的哪个位置呢?”
  对方:“这个我不太清楚。”
  “您不是有博士学位么?”
  “对的”
  “请问你是什么专业的博士学位呢?”
  “教育学”
  “…… ?”挠头
  “我去找我们生物学方向的专业人士给你解答下。”
  于是换了一个人,又问了相同的问题。
  “哎,你知道那个人类基因组计划吗?很出名的那个。”
  “知道”
  “你去那上面一看就知道了,那上面都说了……
  “…… ?”挠头

YA6YPEEJA[[L[6FA~W(T~O3.jpg
  吃饱喝足后的第一件事,当然是找厕所。去厕所的路上,本队最怂大锤在纳闷儿为什么说好的-20℃棉服穿着还这么冷,郭老板解释道:
  “你这是-20℃的衣服,现在才-5℃你觉得穿着合适么?要到-20℃的时候穿才能刚好不冷,你懂不懂?”
  “…… ?”挠头

  独克宗古城的厕所就有些难以言表了,没灯没水门关不紧不说,厕所的地面上还结着一层冰,上个厕所心惊胆战,就怕摔个嘴啃泥跟上位使用者单向交换肠道菌群,缘分这种事情谁能说得清楚。从这个被永远钉在《滇厕十八鉴》耻辱一页上的厕所中走出来,吃完饭上完厕所、身心得到双重满足的我们走回了客栈。那是刚上高原的第一晚,我数次在睡梦中被憋醒,然后在身边郭老板急促的喘息中再次睡去。

112028uu7sm7wstzfsm50i.png


点评

挠头  发表于 4 天前
我的世界开始下雪,冷得让我无法多爱一天  发表于 4 天前
寂寞如雪要开始了嘛  发表于 5 天前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呢们的夺命队医 于 2020-2-16 12:36 编辑
饭后散步,路过一辆手推车时发现上面有一个“渣男开方”的字样,各人捧腹大笑,一致思考这个“开方”是何含义,未果。

我把照片放出来,集思广益
4RVOMKCUS[K}9PMZGUFY1A1.jpg
底部小字:“渣是本能,不渣是选择!”










点评

可能只有鹏飞知道答案  发表于 前天 10:30
好问题,至今思考未果  发表于 4 天前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uni 于 2020-2-17 00:04 编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2020.1.12  DAY3 香格里拉 普达措森林公园

   一早起来,77v有些高反,为了给他些时间慢慢恢复,我们在早餐店里慢悠悠地(kan zhe qi wei)吃早餐,同时一壶一壶地接着店里的热水。
   “祁威一不说话我就害怕。”绿绿说,“因为青藏线的祁威高反的时候就是,刚开始是不说话,之后就开始一直吐。”
   “啊大锤,那跟祁威说话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
   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普达措森林公园。从入口进去,是普达措和各种野生动植物的介绍。记得当时大锤特别兴奋,嚷嚷着要给我们介绍那些动植物,不愧是环生的。
   “啊去年冬训的时候四姑娘山那的很多树上也有这种绿丝,铭远还说这是树生病了。”只见璐瑶指着展厅里树上的一种绿丝在旁边嘟囔道。这时导游就跟我们介绍,这是“长松萝”,因为这种植物只生长在空气极好的地方,所以被人们称之为空气检测器。原来如此,之前也经常看到这种垂下来的绿丝,只是一直不知道是什么。
   出了展厅,就坐上了前往属都湖的大巴。下了大巴,就是“适应性徒步”了——三公里的徒步栈道。只有三公里呀,那就可以慢慢玩了。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的雪原在接近正午的阳光下闪亮得发光,远处的青山则因为白雪的覆盖而显得灰白,一条质朴的木栈道蜿蜒其中,而栈道两旁深深浅浅的脚印则散发着“踩吧,尽情地踩吧”的诱惑。对,才不要就乖乖地走栈道呢。
   于是栈道没走几步,我们就踏入了雪地。徒步还未开始,便觉得无论后面的旅程如何,能看到此番美景,便已足矣。还没来得及感受这雪景所带来的宁静与平和,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南方人开始了雪地打滚、人工降雪、吃冰挂、堆雪人等雪地娱乐活动。

    81843b289de79d5849fda9dae2daa8f.jpg
激动地躺到雪地上留下的印子
787468054e9becde92bef26f8bf3146.jpg
期待着树上的雪飘落的璐瑶
1b4cff7d479ce782ab26d6d70cd5301.jpg
享受着冰挂的郭老板
0be5d2c369e4a34556b4d38eba5f7eb.jpg
嗯…自行脑补对话
0fda369816949dd3cb598279aaed246.jpg
从栈道跳入雪中并露出了得意的微笑的77v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非堆雪球莫属。为了堆一个雪人,六个人自然地分成了两队,77v、绿绿和大锤一队,郭老板、璐瑶还有我是一队,于是乎,两队开始了滚雪球的比拼。因为雪太粉,刚开始要靠体温让雪融化后才能黏在一起,怎么说呢,没有想到今天要玩雪的我们,没有雪套也没有手套,于是在双手一次次捂暖又变得通红的过程中,滚雪球比赛的画风也逐渐跑偏。
   “诶为什么他们的雪球这么大啊?”我嘀咕道。
   “我来。”只见郭老板把小雪球在雪地上滚了一圈,又使劲地压了压,直到双手冻得通红,才把雪球给我们。我和璐瑶就照着郭老板的样子,轮流用体温把雪球表面的新雪融化,压实。不一会儿,抬头看看他们的雪球,再看看我们的。
   “哈哈哈我们的雪球比他们的大。”我开心地嚷起来。
   “没事我们的比较实,堆雪球的关键在于最开始的雪球要压实。”77v一本正经地宽慰道。哼我们的也很实,我心想。
   “啊他们的怎么这么大,不行,我来。”只见大锤赶走了绿绿,卖力地捏起了雪球。
    ……几分钟后。
   “我的手好冷啊。”
   “我也是。”双手愈发变冷,踩在雪里的脚也逐渐僵硬,心想,这堆雪人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这么难,不如不堆了吧。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调侃到,“北方人也太难了吧,我终于知道北方人为什么能在雪地里玩一天了。”嗯看着一点点变大的雪球,还是不忍心说放弃。
   “唉不行了,要不我们的做头好了。”听到远处的传来的大锤清亮的声音,哈哈哈哈,这么快就放弃了嘛,然后就看见了绿绿的花式滚雪球之蛇形走位滚雪球。
   ……又过了一会。
   “要不我们先吃饭吧。”终于可以吃饭了,这时才发现绿绿的手机刚刚一直架在旁边,用延时摄影录下了我们堆雪球的过程。
   “什么啊,怎么只有绿绿一个人走来走去,我们好像都没动一样。”
   “可能是因为只有绿绿知道在录像吧。”
   “原来绿绿是故意蛇形走位滚雪球的啊。”
   “哈哈哈哈哈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点评

雪地里那个人印子真的太像木乃伊了  发表于 前天 10:39
这是一个没有感情地推动时间线的帖子  发表于 3 天前
发表于 前天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呢们的夺命队医 于 2020-2-18 11:14 编辑
“啊大锤,那跟祁威说话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我当时听到这句话紧张地要死
QQ图片20200218111321.gif

点评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不然高反怎么能被吓好呢  发表于 昨天 13:19
发表于 前天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呢们的夺命队医 于 2020-2-18 11:03 编辑
还没来得及感受这雪景所带来的宁静与平和,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南方人开始了雪地打滚、人工降雪、吃冰挂、堆雪人等雪地娱乐活动。

实名表扬迪庆冰挂的口感,对比之下青岛的冰挂子是如此的苦涩无味
QQ图片20200218100530.gif

点评

不介意威神写个各地冰挂鉴赏  发表于 昨天 13:2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20-2-20 14:11 , Processed in 0.17293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