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5|回复: 5

[2020年冬训] 2020年冬训个人总结—马文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4 11:24: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冬训真正开始前,平时体训、技术训练和周末拉练,我觉得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可以做得更好。那段期间心事太重,感觉自己很难全身心投入到训练中。没有很用心和队友相处,没有关照队员的需要,没有积极主动为团队做事。不管如何,和登协相遇是冥冥中注定,也是我在厦大的意外之喜。冬训再一次让我体会到把想法(梦想)不顾一切付诸实践太美好。
  冬训开始后,自己的状态稍微好些,留在心里的记忆也多了些。出发前扁桃体发炎持续高烧不退,吃药也没有效果。还记得雨萌说,平时训练体能好的,可能到山上就不是了。这还没出发,我就出幺蛾子了开始加大喝水和水果的量,每天都胃都好撑。上网查了一下橙子降火止咳,出发前一晚,我买了8个橙子去麦当劳过夜。一口气吃完8个,果然见效,盖着晓昱多功能小羽绒睡得很香。
  一路绿皮火车,从成都到武汉,我已经记不清和谁一起。但从武汉到成都,祥元,袁畅、海涛和我一起坐面对面的4人座。袁畅担心我冻着,用衣服把我的脚包起来放他腿上。袁畅是真的很暖,很细心,很关照队友。海涛坐我旁边,晚上太困直接靠着海涛睡着了,朦朦胧胧感觉海涛起身了,我赶紧就把腿放在海涛位置上平躺了,能躺一秒是一秒。不能躺的时候,脚在对面开始乱翘了,乱踹了。为此,要向这三位美男子道歉。
双桥沟攀冰
  从成都出发那趟大巴,为了防止高反,鹏飞一回头,我身边的海涛、袁畅、祥元轮番叫“文丽、文丽,别睡着了。” 沟里攀冰三天,都住康师傅家,生活已经达到全面小康。有肉吃、水果、零食、烤串,还有歌唱。康师傅一家特别纯朴,能感受到他们的用心。每次康师傅的老婆和孩子给我们上菜,真希望他们能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后来稍微熟悉后,就进去厨房内帮忙上菜。晚上吃完晚饭后和康师傅家人夹核桃、剥核桃,用来第二天早上做酥油茶。康师傅家给我们烤了两只很大的鸡,特别香。还准备了热乎乎的火锅,冒着人间的烟火气。一群可爱的人围着桌子坐,叽叽喳喳地感叹伙食好。
  攀冰三天作息规律,每天早操,技术训练(冰坡行走,上升下降,攀冰)。第一次在海拔3000多米地方徒步去找山谷冰瀑,感觉还挺累。一路看到的干净的天空、还没来得及隐退的小月牙、远处的山和近处的山,长着苔藓的树木,一树金黄果实沙棘,一群群牦牛……一切对我来说都很美。心想是什么样的造物主,创造这么美的自然,让一群什么样的人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走路爬坡觉得自己呼吸困难,鼻子一吸一呼太疼了,比上弦场冲刺时还要难受很多。今天走的时候,心想到底还要多远?唉,我明年再也不要来受罪了。老队员到底都来过还来,这么遭罪到底图什么?想着想着就走到冰瀑,第一次换上冰爪,让大刚检查,重新绑了冰爪,开始沿着教练铺好的路绳上升。只要细心大胆地运用集训期间学的技术,大胆地迈开冰爪,可以很顺利的上去,这感觉很酷。第一次攀冰,景鹏给我打保护,柄然在上面一直给我鼓励。每一次挥镐,我都会想这一镐有没有稳,能不能承受住我的重力,每一次踢冰,我都觉得没有踢进去,不敢迈脚,也不敢把冰镐拔出继续挥,很害怕自己突然会脱落,害怕保护员反应不过来要保护我。柄然一直说:好,文丽这镐很稳,放心踢,好,踢的非常稳,非常好,身体站直…… 如果没有柄然,我可能没有胆量往上攀。其他老队员一直在给我们打保护,非常耐心的看我们操作,一遍遍指导我们。上升下降的路绳空着,我却没有积极主动去练习,这个要自我批评。晚上回来,康师傅一家给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康师傅担心我们高反,给我们刻意把菜做的清淡,荤素搭配,小零食和水果也放我们随手能拿到的地方。刻意给我们准备地方特色事物,自己家的熏肉,灌肠,松茸,当归,给我们准备热汤。早上给我们准备酥油茶,晚上给我们特意准备了烤鸡(烤鸡很麻烦,妹妹说平时他们自己不会经常烤,饭菜也不是他们平时经常吃的)。康师傅和师母,两个女儿,真心实意对我们好,为我们考虑。希望以后会成为他们这般善良的人。第一天结束后,我挺喜欢攀冰训练。想起村上春树一句话“许多时候,要想实实在在掌握些什么,肉体的疼痛不可或缺。”经历过后,觉得疼痛疲劳不算什么,记忆深刻的是一群人可爱和大自然的美丽。
  第二天是学习了铺路,练习上升下降,练习攀冰。高反基本上没有了,情绪稍微有些失控。我冰爪一直卡不上,晓昱很耐心的建议我换个放松卡,我固执地用自己的方式卡,一直没卡上,还让晓昱别说话。这一点做的真的不好,晓昱比我小很多,理应我照顾他才是。铺路时,有赵老师在,心里安心。上升下降,八字环锁门拧错,鹏飞说:我来了,你就傻了吗?啪一声敲在我头盔上。其实不是我傻,是有时候太粗心,风险意识不够。要么忘拧锁门、锁门方向反、八字环拧、手忘记制动,或者手制动着制动着无意识地变成了不制动了……各种各样的错误都犯过,被骂过“憨子、憨憨、傻子”,总算安全练习结束。
  这天攀冰2次,第一次雨萌打保护。第一次爬的有些累,只爬到了一半。胳膊已经很酸,挥镐挥不进去,脚也很酸,冰爪踢不进去冰。哎呀,反正四肢很酸,站也不是,挂也不是,还一直担心哪镐挥空或哪脚踢不稳直接滑落(哪怕知道有保护员在,只有滑,不会一下落到地上)。那天,我觉得自己挺丢人,也不能耽误其他队员攀,只能让雨萌把我放下来。第二次,晓昱打保护。这一次没有那么难,而且黠溢攀完后,一直告诉我:文丽,这边不难,你就踩在可以踩的地方,可以省力很多……而且晓昱帮我调好了头盔,检查好安全带,我心里很踏实。这一次攀的时候,上交的同学在我左上方攀,为了不被上交同学砸下的落冰砸中,我每站稳一次把脸贴近冰。还是很多碎冰砸进眼睛,也吃了很多碎冰。我那么近的贴着冰,听着自己的呼吸,每挥一镐,大换气一次,吸进冷气,呼出热气,一吸一呼,“平时寡言少语的心脏稳定的跳动着”。我看到冰里的杂质,好像还听到流水声,看到冰从我面前滑下去(砸在了自己的膝盖上),这种感觉很奇妙。仿佛那会世界只剩我和我攀的这条冰瀑,活在当下,一镐一步,稳定就能到顶,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所以让自己坚持到底。下降时,提前和保护员沟通,收好冰镐,大胆地身体后仰,两腿分开,大胆地往下下。写下这些文字时,好像又听到保护员说“好,身体后仰,两腿分开”。
  晚上回来,康师傅家里除了准备饭菜,还准备了烧烤,我们回来刚好一年烤一边吃。我不知道这样的真心相待,生命里可以遇到多少次。我想,很幸运自己被爱,要更好的爱别人。
晚上的开会,大家讲了很多真心话。雨萌,下午打保护眼睛伤了,晚上并没有表现的虚弱,依然很乐观地和我们分享。对于高度近视的她来说,眼角膜受伤会有很大的危险,可她依然不忘嘱咐我们很多,将登协的精神传递给我们。柄然(去年冬训队长,去过雪山),每天给我们打保护,教我们技巧。分享他在登协的经历,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与我们分享。我每次见他很想抱抱他,第三天早晨,他还在睡觉,啊哈,睡觉时表情管理的还很好,轻轻的拍拍,抱了抱他。
这天晚上,很多人哭了,每个人都笑了。
  第三天早上去,中午12点下撤。练习了几次上升下降,攀了一次冰(大约20米)赵老师打保护。挥镐挥到手酸,感觉没有力气再挥。小冯和赵老师双重鼓励和指导,好多队友在下面给我加油,袁畅和祥元还说“文丽好棒,加油,比昨天进步很多”,就觉得心里很有力量。技术不够,爱的力量来凑。袁畅给我录了视频,我才知道连上带下居然用了22分钟。心里顿时觉得不太舒服,我的用时越长,可能会导致有人在收绳前来不及攀。今天下来时,大胆地将腿分开,屁股后座,勇敢身体后仰,感觉真的很棒。今日的冰坡,练习上升下降,很考验踢冰技术和胆量。相信自己的冰爪能踢进去,相信保护站能保护我。很多时候,我们不敢。是不信任什么呢?不信任绳子?不信任保护站?不信任保护员?还是自己给自己设限限制住了自己?!这里其实也有很多生活的隐喻。
四姑娘山大峰
  1月17号早上9点出发徒步到大峰大本营,我被收尾了,晚上6点多才到。刚开始还好,走到一半时,觉得有点累,有想下撤的念想。一路是雪山,天空蓝的那么干净,时不时看到有老鹰在天空自由自在盘旋。我太沉醉于这个景色,以至于太放纵自己的情感。前后我都看不见队友,独处一路在思考很多。我给自己找到节奏,这次我没那么勤快了,每次都休息好久,看着周围的景色,不说话,就很好。一边听着自己的喘气声,一边有大风吹过。然后我被晓昱收尾了。晓昱来了,带着崇政和海涛,崇政状态不太好,他们的水早就喝完了。我把水分给他们,杯盖里仅剩一点点水,飘着马粪,我就随手把水到了。啊,被晓昱骂了。
  我看着一路安静绝美的风景,想到很多人和事,想到自己这三两年里对一些事情的固执,无尽的悔恨,难过。我绝不承认是情绪失控,因为我不会对别人发脾气,只是自己一路走一路哭了近1小时。不是自己有多伤心,而是我真的压抑好久。我觉得我需要哭,我不需要倾诉和开导。正好带着墨镜哭了别人也看不见,谁知一哭就要产生鼻涕,惊动了身边人。啊,得要想他们道歉。
  我已经能看到大本营都指示牌,眼看着很近可就是一直走不到。气喘不上来太难受,有些想让人下来帮我背包。晓昱真的很强,我知道他肯定也累,可我没能力帮他分担。他一路还在照应着海涛、崇政,时不时问我的情况,一路坚持讲很多很多。我忍不住了,说了句“晓昱,我真的不想走了,你叫个人下来帮我背包吧”。他说:“登山这个事情虽然难,并不是不能完成。有些事情,只有坚持下来,自己才会佩服自己。” 我说:“我们走20步休息5、6秒好不好?”晓昱一直帮我数着步数,我多走1、2步,他都会大声数出来,鼓励我。到达大本营,我觉得自己已经很棒了,对登顶没有任何执念。而且我知道今天我的徒步表现,会让老队员有所担心。但是,如果能够登顶,我不想放弃。一路是自己一步一脚印坚持下来,于我而言,过程和结果一样的重要,一个好的结果让坚持都过程更有意义。我太晚到达本营,几乎是被赵老师连人带包塞进帐篷。我很听赵男神的话,除了上厕所不出帐篷,其余时间抱着赵男神的热水壶一直喝。帐篷外其他帐篷的声音此起彼伏,大家笑得好开心。
  第二天上午徒步适应,爬坡时还是感觉呼吸困难,很疲累。我想用休息步,慢点走,这样才能走的远。我一路担心定我能否冲顶大峰。徒步后技术训练 ,然后来了个小型雪仗,让我有点小高反。训练完我搓了好多雪球,砸了那天在场的每一个人,因为我很喜欢他们。
  第三天早晨,雨萌给我煮了粥,黠溢打了水,给我装好热水。投过帐篷门厅的小窗户,我看到山头有红晕笼罩,云海在像我们靠近。8点准时出发去冲顶。从大本营到垭口一路在爬坡,我学着赵老师的休息步,走的很慢很稳,一步一呼吸,鹏飞跟在身边,他不会催我,不会嫌弃我走的慢,很耐心的在我边上。我把注意力全部放在自己的脚步和呼吸上。中途我吐了之后舒服很多,我知道今天我一定是可以冲顶。垭口,换上冰爪。昨晚拿到绑爪想着要问会绑爪的人,结果去别的帐篷窜门就给忘记了,鹏飞在垭口临时教的我。下次万万不可再犯这样的错误。换上冰爪后基本上都走在雪层上,暴露感很强。赵老师,海涛,我三人结组行进,形成命运共同体。我只想着把冰爪踩进雪层,跟着赵老师走,很感激赵老师迁就我和海涛的节奏。不管还有多远,跟就对了。随着海拔的上升,风特别多,温度也很低。我用来蒙脸的头巾,鼻子和嘴巴附近被冻起来。头发被大风吹到脸上,有些雪被大风吹起来拍在脸上。来不及欣赏风景,只有大风的呼呼和自己呼呼的喘气声。我只能用奇妙和微妙来形容了大自然给我带来的各种感受。最终在11点左右到达大峰—海拔5025km,风吹到人快站不住,和赵老师拥抱庆祝登顶成功,与大家合影,不到2分钟就开始下撤。遗憾没有多留下几张照片。下到垭口,景鹏送来第二批冲顶队员,接第一批冲顶队友回大本营。一路上,我好开心。
  在2020冬训队,可以肆无忌惮“耍无赖”,可以安心地“憨憨”,可以每天拥抱那么多人,可以收获耐心的鼓励和陪伴。大家同睡一个帐篷,好几双臭脚丫子同伸一个睡袋,同用一个套锅轮流吃面,同喝一壶水……太多你平时很介意和别人一起的生活习惯,和这群人一起分享还觉得挺温暖。回忆起来,都是美好,只有真正经历的人才能懂。
  感谢自己的坚持,感谢登协队友和赵男神、大刚的无私帮助。为他们这样的人和美丽的大自然,我更热爱这个世界。
(我用笨拙的文笔记录2020冬训队员每个人以及他们留给我的故事。这篇个人总结是对自己日记的梳理,删减了很多仍然有些杂乱,为了真实也就不再更改。越是输出,越是觉得读书和思考太少,再接再厉。)

发表于 2020-2-4 11: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敢当不敢当
发表于 2020-2-4 15:5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充满温馨的槽点,我有点想写自己的回顾了。
另外,我们没到5025km,那个有点高,衣服没带够

点评

嗐,我习惯了  发表于 2020-2-6 20:18
单位呀,单位【叉腰  发表于 2020-2-6 10:57
那个石碑上写得,不是5025嘛  发表于 2020-2-5 08:5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ICP证: 闽ICP备17017633|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20-4-7 18:37 , Processed in 0.13989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