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杜先生

[2020年冬训] 2020冬训抒情队记——杜竞韬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2-10 17: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杜先生 于 2020-2-10 17:34 编辑

五、攀冰——料峭春风吹酒醒

  “第一节,头部运动,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欢迎来到中小学生广播体操,呸,冬训队晨练现场。晨光熹微,朔气逼人,高原早起后的昏沉,伴随着沉甸甸的热身,一起撒落出来,整个人都有种由内而外的畅快。舒展完筋骨,就着热气腾腾的早饭,打开美好的一天。

  康师傅家的伙食,已经不仅仅能用美味和丰盛来形容,每顿都能让人吃出一种意味。像是“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又像是“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一桌饭菜,饱含主人的热情,精心和纯朴,以及大自然的馈赠。满满诚意往往让人宾至如归,如康师傅一家,善良而谦厚,也许正是这远离喧嚣的大山之中,才孕育得出这般“衣冠简朴古风存”吧。

  河水终年顺着河床流动,在河床陡然下降之地,由于惯性,会呈跌落姿态,地质学上称为“跌水”,又名瀑布。川西高原有着严寒而漫长的冬天,像河面结冰一样,瀑布也会结冰,所不同的是,冰瀑的外层,依旧会保持它那银河落九天的飞流直下,雄奇而壮美。冰瀑布靠着它独特的外形和高度,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户外爱好者去攀爬,与攀岩类似,谓为攀冰。

  每天一早,在康师傅家吃饱喝足,便元气满满地整装出发,坐车到距离冰瀑最近的公路上,然后向山林深处的那挂白练走去。还记得初见见冰瀑的模样,那天是在十五公庄,在山回路转的徒步中不期而遇,它背对着阳光,清澈而透亮,显得更神秘,也更美丽。扣好冰爪,先在瀑布下的冰坡上练习步法。我想,任谁第一次上爪下冰,都会感觉是小心翼翼的不可思议。路况凹凸不平,上下错落,冰面的光滑是肉眼可见的,不平之处看上去反而更加扣人心弦。上得冰面,双手便再无用武之地,整个人都交给了那两只威风凛凛的冰爪。这时候,你必须完全相信自己的装备,放心地迈开步子。就这样,在光溜溜的冰面上,从站起来到走出去,再到上下坡,我们来不及感叹这双冰爪的神奇,便沉浸在这妙不可言的乐趣之中。当然,从走路的千姿百态可以看出每个人对新技能的掌握程度是不同的。

  是该真正为上升下降交卷了,平时训练时所假象出来的一切外界环境和可能发生的情况,如今都真真切切的出现在眼前。于是,犯错便不再像平时那样会被原谅,因为一旦出现,便没有如果。赵老师,鹏飞,柄然,景鹏,雨萌,晓昱,大刚分散在新队员的行列中,一面陪伴,一面监督。一路沿冰河上行,批评甚至叫骂声不绝于耳,当然,出发点都是好的,只是因为不同情况的轻重缓急所引起的反应和表达方式有些差别。新队员们也很老实,犯错挨骂,天经地义,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立于冰瀑之下,更觉自然之伟大。厚厚的冰层下,竟然隐隐传来哗哗的流水声,细想,岂不是正像湖水一般,冰结于表面一层,而冰层之下,自有另一番天地。教练先锋上冰建保护站,挂好绳后,手持冰镐,脚着冰爪,便可上攀。对于一个喜欢攀岩的人来说,攀冰无疑是一件妙趣横生的事情。同样的快乐,完全不一样的感受。挥镐,以手腕为发力轴,将镐尖砸入冰面,溅起璀璨冰花,欣赏之余也要记得喊“落冰”;踢脚,前齿入冰,脚尖下压,发力起身。只需要两个动作,整个冰面任你选点,从不敢相信到不可思议,从十镐九空到十拿九稳,从无处下脚到四海为家,也从五米走向十米,再向十五米……攀冰真的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连峰去天不盈尺,挥镐挺身倚绝壁。

  徒步,攀冰,修路,冰坡行走,上升下降,交织着构成了双桥沟的三天训练。十五公庄,撵鱼坝,木梯子,三天的冰况各有特色。大家的水平在不断上升,操作也越来越娴熟。新队员好像都喜欢上了攀冰,祥元和崇政的姿势标准帅气,袁畅和琛恺迅捷灵活,海涛和洋洋欣然到顶,叶子、娅婷和欣雅越来越好,黠溢、文丽和颖琪坚持是王道;老队员们自然不在话下,赵老师和鹏飞是各领风骚,柄然、大刚和景鹏则稳中带皮,雨萌颇有大将风度,晓昱上前越发显翘。

  白天一整天在沟里攀冰,晚上则回到康师傅家里休息,依旧是热气腾腾的饭菜,暖暖送走,暖暖迎来。康师傅家是集烧烤、k歌、麻将、星空、暖炉、茶房等众多娱乐项目于一体的神仙场所,大家在一起生活,互相帮助,彼此热爱。我最喜欢二楼客厅的沙发,每晚坐在那里,一边喝水聊天,陪着黠溢,琛恺和叶子一块选照片;一边缝补衣物,再拉人帮叶子写微博文案…

  印象深刻的是临走前的那个晚上,吃过饭后例行开会,为时尚早,所以大家畅所欲言,讲着讲着,气氛开始沉重起来,到后来,反思与感动齐在,泪水共鼻涕长存。
“今天早上起来头很疼,状态特别不好,来关心我的人都被我吼了,感觉很对不起大家。后来攀冰时羽绒服湿了,飞哥就把他的干衣服脱下来给我穿,我很担心他感冒……”洋洋哭。
“…感觉自己攀冰攀的很不好,挂在上面上不去,辜负老队员的期待…”——渣男插话“我对你们没有期待”——欣雅哭。
“…今天打保护时不小心被掉下来的小冰块伤到眼睛,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自己高度近视,医生也交待过要保护好眼睛,我怕会影响到后面上大峰状态,如果到时候我不能冲顶,就意味着你们新队员中至少有一个会因为我而没机会冲顶……”雨萌哭。
“…攀冰太难了,我每次都不敢上,就趴在冰面上,然后衣服就湿了,也不放我下来,最后还是得往上爬…”颖琪哭。
“我来冬训主要原因就是我觉得我以前对自己太不好了,为了司法考试和考研,我两年都没回过家,期间失去了太多珍贵的东西。有时候我会问自己,为了考厦大而失去这么多值得吗?所以入学后我不想学习,甚至不喜欢这个学校,我加入登协,参加外出,报名冬训……”文丽哭。
至此,冬训队女生全哭——“等等”,娅婷:“我没哭!”,不行,昨天哭了也算哭;叶子:“我也没哭!”,别急,散会你就哭了。
昱姐:“那我呢?!”回到雨萌讲话环节,听着听着,我感觉身边好像有个人在抽泣,侧身一看,晓昱戴着帽子,用手捂着脸努力不让哭声传出来,我悄悄给他递了张纸巾,他赶紧伸出手指放到嘴边,对我比了一个“嘘”,我点了点头,放心吧,我绝对不会给别人讲的。现在回想起来,我猜他是在雨萌讲话环节产生共鸣,联想起了当初两个人在雀儿山的“对不起”“我爱你”事件?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点评

黠溢,居家好男人  发表于 2020-3-1 11:14
晓昱,对不起,你是个好人...  发表于 2020-2-10 23:42
爬开,我是听不得柄然讲话。当时我是把帽子拉了下来,挡住了脸,再拉开,一股热气袭出,眼镜都是雾的。还好没一把鼻涕一把泪那种,不然袁畅就看出来了  发表于 2020-2-10 20:08
发表于 2020-3-1 09: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催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1 15: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冬训在沟里小河的上升下降,也只是给雪山冰川的铺垫,“假想出来的一切”还有很多没出现的。
是该真正为上升下降交卷了,平时训练时所假象出来的一切外界环境和可能发生的情况,如今都真真切切的出现在眼前。
发表于 2020-3-1 15: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次偶然

这个开始真是令我羡慕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cui ge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ICP证: 闽ICP备17017633|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20-4-4 03:50 , Processed in 0.10821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