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23|回复: 12

[对外交流] 2019年极度体验-岗什卡登山公益培训总结——宾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5 23: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粟Ali 于 2020-2-18 00:48 编辑

xuma(小图)jpg.jpg

岗什卡公益登山培训总结

一、前期准备:
1.报名:
主办方-极度体验联系人-欧阳康杰老师。
参与人员:宾李,严雪婷,黄江泽
1)人员选择:既然是代表社团参加,算是代表协会对外交流,报销单程交通费,因此没有完全公开的招募,主要通过鹏飞的转发得知的。我原先并不确定自己要不要去,所以先转发到以前的工作群、队伍群询问了,打算如果有人想去就让出机会。但最后只有我们三人有强烈意愿。
  不过我们三人各自为什么想去呢?无外乎是时间、金钱和个人想法。既然都不愿意或不能抽出平常时间,自然是无缘协会登山队了。大锤一看就是花了很多时间学习的人,但想去雪山的愿望从未停止过;江泽嘛,原先只知道他有在攀岩,管院研究生听说也挺忙的;我嘛,忙着谈恋爱、学习和兼职。而且协会暑期6000米的山我已经去不起了,这次一听是公益登山,2000登一座5000米的山不算贵,而且可以学习攀冰、建站等,也算是一个进阶吧,感觉之前的暑期登山对我的历练还不够。

活动时间:
  8月13晚集合至8月20冲顶下山
  我们参加的这一次是第二届大学生登山公益培训的第二期,参训社团还有西安交大3人、成都体育学院1人、地大(北京)大地社3人,共10人。(比我想象得少!!只能说可惜错过一期报名)
第一期是8月4号至8月11号,参训社团有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上海交大野外生存协会、南理工登协、中国农大峰云社、地大(北京)大地社、地大(武汉)净峰者登山队、武大跋涉者协会、西北工业大学牧云户外。(热闹都是别人的,呜呜呜!)
2.装备租借:
  协会登山队因为山峰要求,不得不进行双峰连攀,因此攀登日期在8月10-15号之间,不能确定什么时候结束,导致无法确定我们需要的公共装备能否及时转寄过来,因此只好自己想办法。
  我跟体育部骆老师借了主锁、上升器、套锅、炉头、扁带等后,还缺冰锥、冰镐和上升器。
  在协会老鹰群里询问过后有老徐向我推荐了图途户外,价格在装备租借公司中不算贵但对我们而言还是一笔不划算的开支,于是又转向本次活动的主办方,听说可以租借装备,但费用还是不低。
  左思右想,灵光乍现,可不可以向一期参训的社团借呢——因为是在同一个地方培训,而且间隔日期不长,因此只要一期参训社团将装备留在营地,我们使用结训之后再寄回就可以了。
  于是我根据名单联系了峰云社和其他一些社团,但峰云社的同学刚好有事不能去参训,其他社团均表示不能外借金属装备,甚至也询问了一些未参训的社团,但均被婉拒。、
  就在我万念俱灰之际,我最后联系了一位上海交大野外生存协会的会员孙启昌(学长;直呼其名似乎不太礼貌。我隐隐记得在我们的老会员群有一个2013级的“启昌”,莫非是去交大读研了?),诚恳地表达了我们现在的困难(“我问过很多社团了,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还是想试试”)。不知道学长是不是被我的可怜遭遇和厚脸皮感动了,他只说了句“我去问问”,就真的带来了好消息。经过他与老会长的沟通,同意租借给我们,而且是以极低的价格,就跟我们自己的装备折旧费差不多,顿时感激涕零!同时感谢会长张旭的真诚沟通,鼎力支持!
3.体检
  深深感觉到招工体检的“恶意”和(思明校区)厦大医院职工的令人不适的态度。我血压偏低,不在正常范围内,而厦大医院要求招工体检必须每项在正常的范围内才能盖章(可能招工体检本身就有这个要求,最后医生因为我胆红素超标和血压偏低不给我盖章,我问了一下欧阳老师,说不盖章也可以,这才没继续折腾),而且招工体检默认含有肝功能检查,80多块钱(好浪费啊!抵得上5杯奶茶或者10多根羊肉串了!)于是我特意要求血常规去掉肝功能,医生没好气地问我,去掉肝功能?你们公司要求的吗?我说,不是,我们登山体检不要求检查肝功能。医生又问,登山?登山为什么要做招工体检?其他医护人员纷纷附和,对啊,他们每年好像都做这个,不知道是谁跟他们说的,这不是乱搞吗。所幸一位年级较大的女医生发话了,他们要做就做呗,按他们说的弄就行了。
我听得很不舒服,但确实开始反思为什么要做招工体检。等我做完体检,看到雪婷拿着一张跟我不一样的小小的体检单,一问,原来是运动体检,只包含血压、内外科和耳鼻喉科检查,再外加一个心电图和血常规、尿检就可以啦。雪婷真是机智!于是我向今年的冬训队推荐了做运动体检,但是没想到有的医院不知道运动体检是什么(没有这种体检)。所以还是见仁见智、因地制宜吧。关心自己健康的话做个全面体检也可以。但我不想做,隐约感觉自己应该有一身毛病。

4.交通
  我们自然而然的分配了任务,合作很愉快。江泽负责买票买单,是“金主爸爸”,不光如此,一路上很照顾我跟大锤,无论是在火车上把宽敞的位子让给我两,还是在候车室看着行李,我两去找吃的;自己不怎么玩手机,借给我充电宝;训练时总是背最重的装备……super好男人!雪婷可以说是我们的门面担当了,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不能给厦大登协丢人”,确实,没给徐妈丢人。我感觉自己比较丢人。说到买票,鬼使神差的,(在我的不自觉暗示下)我们按照登山队惯例买了硬座,直达兰州的,但是不幸的是,因为我个人的悲惨遭遇,连累了他们两。
  事情说来话长,长话短说。我在7月底莫名其妙丢了手机,又在返回厦门的当天把背包丢了(身份证、钱包、防晒霜、一本新书),内心十分不甘的我硬是报警查了监控,并且在警察三翻四次暗示我找不到、没法找的情况下,自己认真看着监控看到了拿走我在车站落下的背包的人,一个穿黄衣服黑裤子黄鞋子的中青年男子,就在我打车返回车站的前10分钟拿走了我的黄色迪卡侬10升背包。看到了这个人,但看不清脸,他立刻上了公交,来自哪里,去了哪里无法知道,这时我侦探的头脑告诉我,我们能准确的知道他在几点几分上了哪一辆公交,只要查一下公交公司的收款记录不就好了。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警察,他冷笑一声,没有说话。我不知道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儿又问了一遍,这时他终于说,我们得向上面汇报,立案了才能这么做,而且,你有这个时间折腾,不如去把证件补办了。我就不该跟他说我包里只有300多块,我就应该说有三十万!我确实没有时间折腾,为了找这个包,从中午一点折腾到下午6、7点,去了两个派出所,去第二个派出所是因为辖区超了,我非要看这个人在哪一站下车,看是否能在那附近捡到我的包,钱拿走没关系,证件难补啊,而且我明天就出发了,而且那本书我真的很喜欢啊!还有我的钱包也很喜欢,新买的啊。没想到的是,在第二个派出所,且不说监控室又小,警察在根本没有给我更多有用信息的情况下,跟我说一句你去找公交公司吧就把我丢在那儿不管了。我当时也很想撒泼打滚,骂他们不配做警察,但是眼泪就这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气话哽咽在喉咙里,我看着他们那一张张麻木无能的脸,更加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破口大骂痛哭流涕的样子,气势汹汹地离开了,在大街上痛哭流涕不知道该去哪儿,鼻涕全擦在衣服上,最后去家乐福点了一份饭,哭着吃完。(此时唐铭远人在飞机,刚下美国,不然我就叫这个本地人去帮我找看看了)
  整理完情绪回到西村,江泽已经很man地将登山包从岩壁带下来给我,我带着登山包回学校整理东西,整理到快12点,而第二天一早我们要6点出发去北站赶车。第二天早上5点半,江泽从本部开共享汽车过来,6点多到翔安,我们上车后,渐渐感觉时间有点赶,很着急,终于在发车前20分钟到厦门北。
  按理说这个时间是来得及的,但是丢身份证的我不得不人工区办临时身份证和取票,但是偏偏凑巧的是,这一天江浙沪因为台风,大批的列车停运,所有的窗口都排满了退票改签的人,我背着一个大包无所适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试图挤过去说,不好意思,我来不及赶车了,能让我先取一下票吗?没想到得到了一位同样焦急的女士的白眼。我顿时泄气了,在原地打转,转着转着,竟然在人群的缝隙间瞥见最左侧有一个自动办理身份证证明的机子,我刷地冲过去,前面有两个人,操作了好一会儿,一直没见证明打印出来,终于走了。于是我上前刷脸办证,因为对机子不熟,花了几分钟才找到证明打印出来的地方,顺便把前面两人的拿出来给了那迷糊打转着的两人。
  拿到证明可是没有取票,于是我又厚着脸皮去旁边自动取票机请求插队取票,可是刷了半天刷不出来呀,后面的阿姨便不耐烦地提醒了我一句,你这个在这儿取不出来的,你没票也行,来不及了跟安检的说一声会让你过去的。于是我赶紧冲到安检处,此时我真的好恨这个包没有一起托运过去!卸包,过安检,拼命跟安检员解释我的票,然后一手拿着大水壶,一手拿着背包和冰镐,背着来不及扣腰环的包,冲向二楼的检票站台。
  到的时候,检票站台已经关闭了,一个人也没有。打开手机一看,刚过发车时间1分钟。我忙询问他两有没有上车,回复说还在一楼,因为共享汽车的停车点不好找,花了些时间。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错过火车,第一次是2018年8月22日和唐铭远从拉萨回来没赶上(想起来那次暑期出发前我也弄丢了一套速干衣和新买的防晒霜……)但这是雪婷人生中第一次错过火车。这使我再次地加深了对昨天的警察的怨念。雪婷恍然大悟道,难怪临出发前你两没在群里说一句话,我就感觉不对劲。事已至此,只好重新买票,对比之后买了当天下午的票,多转一次车前往西宁,而我们三人的第一段共处时光就在厦门北的候车室的地板上铺上地席吃着零食度过了。
最后为了省钱,同时能够按时到达(其实迟到了一会儿),我们还是买了硬座,结果因为座位不靠窗且不在一块儿,实在没法睡觉,我们去了餐车吃饭,才勉强在餐车桌子上趴着睡。餐车人也是满的。而且如果不点餐要过夜的话,也要收费,好像是30/人。于是我们各点了一份晚餐,第二天也点了一份早餐,说实话味道还可以诶,15块一份。到了门源市后,因为不熟悉公交,而且时间很赶,坐了一辆出租,十几分钟的路程,收了五十多块!好在及时赶到,只是可惜没有时间在山脚下转转,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上山了。

5.后勤和其他物品
  主办方准备了路餐,本营也会准备早餐和晚餐,但是也提醒了我们可能不喜欢他们的路餐,因为上一期培训有很多人都不爱吃。尽管如此,我们因为行程匆忙,只在山脚集合处买了一点葡萄干、山楂片和奶片糖。上山之后那叫一个后悔啊!为什么不多买点泡面呢!辣条不香吗,瓜子不好磕吗!好吧这么做并不专业。
  不过出发前确实可以跟教练多聊聊,问清楚平时的各种安排,做更充分的准备,不然也就不至于嘴馋没有好吃的,休息时间太长没有好玩的,我甚至连笔记本都没有带。我错了!
  此外,一些个人物品需要:
  保暖内衣(想换就多带一套),
  多带几双换洗的袜子(山上徒步容易出汗,穿高山靴尤其闷汗,洗了之后不容易干)
  保温杯/壶(要保温性比较好的,容量在500-1000ml就够了,看个人需求。山上尤其冰川上特别冷,推荐虎牌和迪卡侬,也可以跟协会以前的登山队员借,但我这次只带了普通的,因为自己本来就比较少喝水,而且大锤的保温壶超大,我觉得冲顶带一个就够了)
一两套个人的衣服,结合当地天气(培训结束后想要顺便旅游可以带几件好看且保暖的衣服)
  药品(看个人需求,我们是没有带,其实创可贴、消毒棉签还是可以准备下的;女生痛经可以带上止痛药布洛芬,有效而且无副作用。)
  最后,记得带上并保管好会旗!

二、培训过程
  培训老师:欧阳康杰老师,李赞老师
1.技术总结:
  讲座包含装备、风险管控、绳结和户外环保,实际训练包括冰坡行走、铺路绳、攀冰、和先锋攀。
  精华总结:想成为技术大佬,三分靠理论,七分靠实践,并且有真正的兴趣和热情驱动。
  网上资源丰富,真想学东西,不必看这篇文章。怀着去雪山的梦想去参加队伍训练,反思每一次实践经历来完善自己的理论,俗话说就是,经验。登山是需要经验和热情的。(这篇文章的技术部分肯定不权威,只是证明我学了东西,交代了这类公益培训的内容安排,以后有类似的培训,大家可以参考这个来考虑要不要去)
1)装备讲座:跟我们自己的雪山装备讲座差异不大,我只记得我提问了关于动力绳和静力绳怎么从外观上区分,教练没有给出明确  的回答,因为他们外观上没有明确的界限。但其实我想知道的是,怎么判断在什么情况下用什么绳子,所以我现在还是不会判断……
当时讲的东西都忘得差不多了,我觉得还是要靠实践,死记硬背没有用。
2)风险管控:采取了分组讨论的形式,分为A组和B组讨论。(我们一开始就为了便于轮流值班打扫卫生而分了A、B组)讨论在此次登山过程中,前后都有哪些风险,以及怎么去预防和处理。A组(我忘记我是A还是B了,不过不重要)先派了代表小蛋糕来发言。小蛋糕一直没有告诉我们他的真名,只让我们叫他小蛋糕,瘦瘦高高的,是摄影巨佬,拥有大疆的私人赞助。看过他剪的宣传片,羡慕钦佩至极。
  小蛋糕拿着他的平板说道:这个风险主要分为进山前和进山后。进山之前,首先是装备和后勤要检查,各种准备工作都检查一下。不过就算这样到山上之后还是可能因为各种原因缺装备,到时就根据自己有的装备去弄就好了;
然后坐车到七彩瀑布,其实司机和车型的选择也是有风险的。(教练:那你说说司机和车要怎么挑)我看了一下,咱们的司机是当地人,熟悉路,肯定没问题。就是说话听不太懂。(教练笑)然后我看了下我们坐的车,五菱宏光,诶,稳了。(众人笑,我有点懵)
从七彩瀑布徒步上来的那一段山路,很多碎石,对于一些新人来说可能出现体力不支、崴脚等情况,这时队伍的领队要注意控制速度,有经验的老队员要时刻注意队员的状态。如果出现了体力不支,视情况而定,可以短暂休息,放缓速度,严重的话就下撤吧。预防崴脚的话只能说你要穿一双合适的徒步鞋,以及有一些徒步的经验。如果崴脚的话,队医根据情况用药或者下撤。还有就是登山杖的使用,因为大部分是上坡,体力不够的可以用登山杖辅助。上坡短下坡长。(教练插话:登山杖大家都会用吗,我上来时看到有人用的方法不对呢。我一听这话就羞愧无比,说的就是我。当时脑子晕乎乎的不想事,登山杖杖尖的保护帽没取,腕带也没有套,长度也没有调。大家互相看了看都没有说话。)到达本营之后,也要密切关注身体状况,采取措施。
上山后又分为本营生活和训练以及攀登这几个部分。本营生活的话,因为我们是用煤气,而且住在这个小木屋里面,要注意用火安全和防止煤气泄漏。不过现在这个季节应该不容易着火。
我们看到这个屋子里面有这种取暖用的炉子,所以用的话注意不要烫伤,万一烫伤了找队医。然后看了一下雪线到这里的距离,雪崩的话应该危险不大。(教练:前年雪崩了,那个雪就差不多堆在这个屋子前面的阶梯那里,就我们平时训练出发的那个阶梯。众人惊)
  嗯…这附近应该没有大型野生动物吧,最多就是狼,牦牛也没见到几只。如果看到牦牛的话最好是离远一点,不要去逗牠。关于水源的话,这附近没有什么人居住,水源应该是比较干净的,但是我好像看到上游有在挖矿之类的,有运输车运着砂子来来回回的。最好还是能把水过滤一下,可能有动物粪便或者一些金属物质在里面。然后是平常的训练,从这里到冰川也是1个多小时的碎石坡路(我内心土拨鼠咆哮,怎么全是碎石坡,最讨厌碎石坡啦!啊!)而且我们是穿着高山靴走的,崴脚的风险很大,没有经验的最好是用登山杖辅助,走稳一点。还有走这种路队伍要注意保持在一条线上,不要有两个队员上下平行地走在碎石坡上,落石的话是很危险的。万一落石,要提醒别人。
  到达冰川后,我们在这个冰川上训练,可以注意到冰川两端都是有裂缝的。而且这个冰川随着太阳的暴晒,在我们训练的时候会融化,形成的冰水在冰川末端形成了类似泥石流一样会滑动的滑坡。还好只是表面一层,但走的时候要注意。冰川的坡度不算大,要把平时学的步伐用起来,踩稳。
装备物品要收好,可以准备几个快挂在身上挂东西,更方便,手机什么的要收好,别滑下去了。(我心想,这个家伙在冰川上还拿着他的摄像机一顿拍,休息的时候放在底下有着涓涓细流的石头上,我们都跟着提心吊胆的怕,不过也是无奈之举)。
最后是冲顶,这几天的天气来看,应该是不会下雨下雪,冲顶就会比较顺利。在c1的话,如果是烧热水或者煮泡面,一定要注意用火安全,用完拧紧,防止gas泄漏。比较难处理的应该是上厕所的问题。首先是要注意远离水源,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注意看清楚,不要走到裂缝边上去了,也不要离营地太远,走之前跟其他人说一声。冲顶前做好防晒,绑好冰爪,结组的时候打好绳结,互相检查。路绳已经铺好了,坡度也不大,我从本营都可以看到,滑坠的风险是比较小的,万一滑坠的话及时用冰镐制动。
教练: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B组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西交大的)陈由翔提了一点:还有队友之间的沟通交流也是很重要的,如果沟通不好的话在山上可能会有各种问题。
  小蛋糕:确实是这样的。我看咱们上山的时候,大家彼此都不交流,各个社团自己抱团行动。
  教练:确实是这样的。不过也是因为大家刚刚认识嘛,还不熟悉。
  (凭记忆拼凑加上自己的理解,重点是讲风险,是谁说的没关系……吧)
  李赞教练还用了一个国外的风险管控概念,一个三角形环状的,每个点代表一个影响因素,大概是时间地点人物、预案、应对措施之类的,当时感觉挺简单的概念,现在想不起来了……

3)户外环保:老师讲了 Leave No Trace 原则,即户外无痕原则。顾名思义就是,在进行户外活动的过程中不留下人为的痕迹。确实是理想化的原则,但很受推崇。
  具体操作例如:
  不留下任何垃圾(包括厕纸、粪便等可降解的物品,降解是需要时间的,人人都丢可降解垃圾,也是在污染自然);
  不采摘、破坏树木花草;
  不走没有人走过的小路(即不能随意开路);
  不要污染水源(洗脚玩耍);
  选取平坦无植被的地方扎营;
  更加不能使用木材生火,因为柴火会杀死土壤表层的生物以及留下很重的人为痕迹;
  当然以上是在安全原则的前提下尽量去遵守的。这个原则一年前我就看到北大山鹰社在宣传了,我们还没有深入了解过。不过雪婷提出,人为的痕迹并不全都是有害的,比如篝火会增加土壤肥力等。我个人也觉得这样做太绝对化理想化了。明明是要去探索大自然,却又不留痕迹,这很矛盾。我们应该尝试探寻一种互相融洽的方式,让自然能够接纳我们。人类本就来自于自然。
不过我们协会的环保意识确实需要再加强。先让意识到位,行动才能到位。

实际训练:
  血的教训:小脚女孩儿们一定要找到合适的高山靴的尺码并且调好冰爪。我和雪婷平常都穿35、36,高山靴却只剩下39的。无论是走碎石坡,还是穿着冰爪,我都感觉脚踝空了一截,时不时因为角度不对,鞋就往内或者往外折,所幸没有崴伤脚。我的痛苦全都写在脸上了,但是大锤看起来还好,坚强如你!(当时在学校试穿的时候走的平路,感觉挺顺的。还是要相信大众的经验啊,比平时大两码,不能再多了。教练看我走得歪歪扭扭,一问知道是鞋大了这么多,气笑了都)

1)冰坡行走:最容易的是沿冰面直线向上走,根据坡度,坡度缓的话就直接踩实,坡度陡的话需要路绳辅助,前齿入冰。向下走时两腿要分开一些,免得自己绊了自己的脚。之字形行走用冰镐辅助,找好重心。可是身体侧对路面的时候冰爪应该以什么角度入冰呢?我侧身直走的时候,为了将重心靠近冰面,冰爪是平行于前进方向的,可是这样踩不稳,远离冰面的一侧是悬空的,使不上力,可能是我脚力不够,没踩实?
2)铺路绳:根据行进需要比如坡度,是否有裂缝等铺路绳。(是用动力绳还是静力绳呢?)选取铺绳的点位,用冰镐锤两下测试硬度,用镐头敲一个水平底面的洞,把冰锥拧进去。拧得深一点,然后扣上一个D形锁(别的锁也可以,看承重和安全性吧),在路绳绳头打一个双八,将环套进主锁,拧好锁门,反拧半圈。检查自己身上装备然后拉着路绳往上走,到下一点,作为中间点的话,同样打好冰锥,挂好锁,将牛尾的主锁扣上去给自己保护,然后把路绳拽上来一点,打一个蝴蝶结,蝴蝶结上的环扣进锥上的锁,拧好锁门。继续拉着路绳往上,至路绳铺完,终点打双八,扣进去——
  越写越心虚,时隔半年我有点怀疑自己的记忆。说错了请批正!俗话说三天不练门外汉,一年一练不知道丢到哪块天去了。这大概也是技术大佬难出的原因吧。登山可以变得热门和大众,但协会懂登山的人,恐怕在可预见的长期内是不能满足有序、有力带领新人进入这块领域的。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就跟学画画、学舞蹈一样,三分钟热度磨磨洋工,也就一时炫技用得上,难为人师。看那些久经沙场的登山者们,我们的老师们、教练们,总是气定神闲又心里有谱。
3)攀冰:关于攀冰,协会的冬训队技术总结写过不少了,去之前我也看过一点。快狠准,两脚分开,垂直入冰,膝盖打直。但第一次上的时候还是很狼狈,且不说我们出发的底部是碎石,旁边有裂缝。第一步最难,抬起脚踢冰,只是把冰踢碎了,没有很多嵌进冰里,试了几次才蹬起来,这时没有拿冰镐,戴着手套扶着冰面,手套的防水性很一般(因为找不到好的防水手套了,回校后列入协会装备计划)这短短的前齿怎么能支撑起我整个身体的重量呢,我这样想着,膝盖一直弯曲发抖,靠手吃力,于是越走越晃,我害怕的说,要不放我下去吧。保护员说加油。李赞老师大喊,你可以的,你可以的,相信自己,腿打直。我顿时觉得羞愧又激动,心想,来都来了,上!又不会摔死。于是一狠心、一咬牙,小腿猛地把前齿扎进冰里,快速一蹬——诶嘿?真的能撑住诶,很轻松诶!趁着这个感觉,我加快了速度,每一脚都狠狠踢进去,快速往上蹬,但有时候踢得太狠了,前齿要拔两下才能拔出来。手套摸着融化的碎冰很快就湿透了,但我也很快就上去了。上去之后,先在保护站挂上自己的主锁作为保护,再解开身上的保护绳。攀冰的冰壁在冰川右侧,并不高,可能最多也就七八米吧,但是爬的时候还是会有点害怕。嗯是爬,不是攀。上来之后,再倒攀下去,再攀上来。我大概爬了3次吧,雪婷、江泽可能是我的两倍,比我积极多了。我还没有学会享受这种感觉,只是在不断的面对恐惧和冰冷,试着克服它。多攀几次对我而言有必要吗?我这样想着。
4)先锋攀:先锋攀顾名思义是最先攀登的人,为后来的人挂好保护站和顶绳,需要本身有良好的攀爬技术和建站能力。准备工作,需要有一人在下面等待打保护,先锋把要挂的这条保护绳打一个双八加防脱,通过主锁和安全带的保护环相连,根据冰壁的高度和实际情况,先锋攀在3米处可以建一个中间保护站,用小冰镐的镐头敲击冰面,打一根冰锥,可以短一点,省时间又省力也相对安全。此时先锋是靠双脚的前齿嵌在冰里站立完成的,坚持不住的伏在冰面上,尽快完成。扣一把锁在锥上,绳子穿进锁里,这样万一在到达下一个站点前坠落,就会在这个站点形成一个定滑轮。只要绳子那一头能拉住,将大幅减少坠落可能造成的伤害。往上类似,直到顶部,建顶绳保护站。这一块我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只记得是至少建两个保护站,即在两处打入冰锥,挂锁,再通过两条扁带、两个锁相连。两条扁带各自独立,而且扁带的绕法也是有讲究的,此处图片胜于文字。无论建站还是铺路绳,都尽量给自己打好保护的情况下,再做下一步的操作。拆站则需要倒攀,也很考验技术和队友合作。除此之外,凿冰、踢冰时还要注意可能有落冰,这就说明了戴头盔的必要性,而且落冰跟落石一样,必须要马上喊出来,提醒下面的人。下面的人也要注意尽量避开落冰区。李赞老师由此回忆了自己某次攀冰,一块脑袋大的冰从自己脑袋边上落下去的恐怖回忆,与灾难擦肩而过。
  先复习了攀冰然后练习先锋攀,但是大家好像都很疲惫的样子,李赞老师笑着说,怎么,都累啦,那我们回去吧,不练了,反正现在也到中午了。大家都不说话,大锤便开口,不累,练!于是我们现在冰川的冰坡上练习操作,坡度小,比较方便;熟悉了之后,再下到冰壁。但我没有下去,江泽和大锤下去了,尝试了先锋攀。
  个人感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期过程太曲折,加上体力不支,这次我没有激动、深刻的投入到登山本身当中,我感受不到来自它本身的快乐。我想也许我并不喜欢登山本身,或者是牵挂太多,心情解脱不出来。但是,认识这些人还是让我有所收获,也挺开心的。
  我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享受训练,并且感谢那些嬉皮笑脸活蹦乱跳的同伴们,还好有他们。
  一些有趣的事:短短的一个星期,认识七位新朋友,虽然不能深交,但却觉得新鲜有趣,就好像在协会的一次外出里认识了新的队员,不必说很多话,就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见面的第一天,经过自我介绍,发现大家来这里的目的如此相似,除了自身对雪山的愿望,也都包含着为协会发展传承技术的目的。尤其成都体育学院的龙凡鑫,他本身是学校定向越野协会的副会长,但是特别喜欢登山,认为一个体育学院没有登山不像样子,希望把他们的学校的登山发展起来。一个阳光的四川男孩儿,又有这样的抱负,令人敬佩。刚开始大家交流挺少的。第一天训练休息时大家都无所事事,我和江泽、凡鑫三个人打扑克,其他人跟着老师们看电影(欧阳老师的影库竟然是漫威),还有两位一米八的壮汉因为身体不适在休息。凡鑫打牌特别爱演,我们玩的两副牌,有红桃A的是一边,如果一个人有一对,就另外两个人一边。凡鑫总是朝我们使眼色,一会儿“踩”我,一会儿“踩”江泽,弄得我们两个老实人不知道谁跟谁一块儿的,只好跟着演,演到最后,咦,原来我们两是一边的啊,那你刚刚干嘛踩我!我没有踩你啊,我是为了踩他,而且我这个牌,你让我走我一下就赢了。就这么打了两个多小时才消停。
  令人难过的是,这几天晚上都多云,别说银河了,星星都看不到几颗,还没山脚下的多呢。
  无聊打发一晚上时间之后,第二天我和雪婷在大厅偷偷抱怨,还以为时间会安排的很满,现在这么闲,手机没有信号,也没带书。雪婷说,是啊,还以为会放登山相关的电影。结果当天晚上就放起了《free solo》,当时国内还没有上映,据说李赞老师消失一下午就是去下这个的。想起来当时老师们就在大厅那边的卧房休息,可能听到我们说的话了——哎呀,一不小心又给别人施加了额外的期待。从第一次见面我就隐隐感觉出欧阳老师的疲惫感,他很少笑,但笑起来很亲切。李赞老师则经常哈哈大笑,声音爽朗。后来,我们这次培训结束没多久,就听说欧阳老师从极度体验辞职了,之后便在他的朋友圈看到他去练习野攀,攀冰,参加攀岩赛,我还在他的排名表里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魏东,应该是同一个人吧,虽然我不认识,但早有耳闻。
某天下午训练结束,我和雪婷又倍感无聊,拉拢摄影师跟我们一起出去晃,骗到了几张个人照,可惜我不上相,小蛋糕还解释说自己啥都会拍,就是不会拍人物照。明明他的宣传片都是女生出镜哈哈哈。我掏出老爸过继给我的八成新的小米手机(谁让我是个丢了手机的小可怜),对着蓝天白云青草一顿拍,比我原来手机的照片质量高,欣慰不已。回屋的路上发现自己手机突然有4G信号,惊喜不已,赶紧发消息。之后时不时也会过来找信号,有时候很久都找不到,有时候突然一下就有,真是太为难人了!
又是一个无聊的下午,训练回来,大家开始闲聊,起因是小蛋糕给我们看他拍的宣传片,开始聊他们社团的外出(西交大),他们社团现在做事的管理层只有3、4人,还都是老人,他们两都大三大四了。我问,那你们不觉得辛苦吗?他们说,辛苦啊,但是没办法嘛。听起来很勉强,但我觉得,没有热情与爱,怎么能撑到现在。他们协会主要是走秦岭的路线,因为是北方,所以低温天气的恶劣影响是很显著的,经验不足的驴友事故时有发生,导致那边对外出的管制很严格,也导致了他们的路线对领队要求很高,在压力之下培养出高质量的领队(他们两便是其中之二)。再加上他们还遇上了冒用西交大名号的户外俱乐部,对他们的纳新造成了挺大影响,现在好像都没有具体的办法解决。所以说环境对人的打磨真的很重要,难怪他两如此优秀了,当然我并不知道这背后的牺牲于此是否等价,也无意盲目推崇,只是觉得钦佩,受到感动罢了。我们因为饥饿难耐不得不开始食用这里准备的路餐,沙琪玛、馍片,于是我又问,那你们平时外出的路餐是统一准备吗?他们很惊讶,“不会啊,就让他们自己带啊,我们只准备三餐的东西。”“那不会出现互相攀比的情况吗?”
  “啊?还好吧,我到现在也没看过谁带的很夸张的,就是一些常规的吃的”
闻言我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又聊到了装备,他们得知我们是用公共装备之后,羡慕得瞪大了双眼,因为他们大多都是自己买的。我一边揶揄他们有钱,一边有点心疼。说到买装备,品牌论战不可避免。通过他们的聊天我才大概的了解到,始祖鸟有多贵,凯乐石倒是早听说了,顺带吐槽了一些骗钱的牌子比如哥伦比亚,雪婷惊讶道,天哪那我爸被骗了多少钱啊。
我自己几乎没有了解过装备的牌子,甚至连协会的装备牌子都不甚了解,只要能用就行。当他们问起我们睡袋的温标和蓬松度的时候,我突然懵了,好像有点耳熟,那是啥,我不知道诶,反正睡着挺热乎的。陈由翔听了简直要晕过去,“这不是常识吗?你们选睡袋和羽绒服不看参数的吗?”羞愧难当。小蛋糕接着说道,“每次外出我都会尽量教给新人一些户外的常识,我不希望他们都外出过一次了还什么都不知道,这对他们是不负责的。而且我花了很久的时间整理了装备的资料给他们讲,虽然来的只有几个人。”羞愧难当。最最羞愧的还是,我挑的两条冲锋裤,我和大锤一起的,实际上是软壳,不防水,导致我们冲顶那天,面对突如其来的大雨,都湿了裤子。羞愧,难当。大家畅所欲言聊了特别多,一直状态良好的我没想到第二天开始头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聊得太嗨了。
冲顶那天,从冰川旁边上c1,仍然还是一段很长的碎石坡,然后才是冰川。前面六天训练都是晴天,偶尔才有小雨,但今天雾特别大,整个山头都被掩盖了,几十米外就看不到人。前后有人被雾盖住时不得不大喊,让他们慢一点。快到c1时遇到两条明显的裂缝,便绕着走。那缝隙看不到底,让人心跳加速。刚到c1扎营处,雨势突然加大,还带着冰雹,大家匆匆忙忙在一片碎石中搭好帐篷,钻进去。
  第二天因为凌晨持续下雨,全员无法冲顶,我也不知道该叹气还是松口气。穿着软壳上去,淋湿又低温,冻伤的风险挺高的吧。更悲惨的是,7点多起来后,小蛋糕玩弄他的无人机,想飞到峰顶去拍素材,结果炸机了(我不知道实际是什么意思),掉到了雪堆里,被逼无奈,欧阳老师和凡鑫一起沿着冲顶路线往上找,去了大概有十几二十分钟,或者更久,他们回来了,但是没有找到。于是,这片洁净的雪域高原上就留下了一具“折翼的”的大疆残骸。凡鑫苦笑着说,找着找着都快登顶了,可就是不能上去,我还带了可乐准备在峰顶喝呢!他大概是此行最想登顶的人之一了。大锤和江泽也留下了遗憾,但想必以后会有圆梦的一天。
  下撤后,便收拾东西,打扫小木屋,下撤回山脚接待处(极度体验公司)。匆匆吃了一顿晚饭,寄完装备,买好下午6点的车票去西宁玩儿。我们回到西宁便开始谋划着接下来的小逛。大锤和凡鑫报了一个青海一日游,去了青海湖,可惜当天天气阴沉,没有看到碧湖蓝天的美景;我和江泽则开往二十多公里外的寺庙观光(名字竟然忘记了……白塔寺?),我不会开车,身边有老司机也太快乐了。来寺庙观光旅游的人很多,学生票半价好像是50多块,环环绕绕逛了大概1个多小时,我没怎么拍照,因为人太多了,拍不出庄严肃穆的感觉。钟声悠悠,香火袅袅,佛前有人诵经跪拜,敲诵木鱼,两三个僧人从容漫步,才像是诚心向佛的样子吧。实际上路过的诵经处,还看到几位僧人驼着背交头接耳或者神情呆滞,不禁心生疑惑。不过一行白塔和斑斓的经幡,仍然彰显着超脱俗世的愿望。逛完后又在大众点评上寻觅美食,措姆酸奶、羊肉串、羊肉泡馍、鸡蛋牛奶醪糟以及著名的牛肉拉面,都太棒啦!订好回程的票后,需要前往兰州转车,于是我和江泽坐到兰州,订好青旅,当天晚上12点多才到,著名的兰州夜市已经打烊了。第二天下午我就要坐车回厦门,无福消受,而江泽则订到了后一天早上的票,多待一个晚上,在夜市大快朵颐,给我发了照片,我羡慕死了。  

三、后期收尾
1.装备邮寄
  培训结束后,我们整理打包行李和装备,自己的登山包和装备寄顺丰回厦门,并寄还上海交大借给我们的装备,租借费一共350元,具体租借的清单因为我丢了手机而没有留下记录,总之大概是5-10元/件/天,跟我们协会自己的装备租借费差不多。另外协会借给我们的装备没有收费,感激。体育部也没有收费,感激。(ps:顺丰大件儿便宜还可以保价!而且全国统一价,不会因为地方偏僻乱喊价。集合处旁边的韵达、圆通什么的,同样重量比顺丰贵了几倍)
2.装备归还
  协会与体育部之间是互相支持的关系,我提出借装备,骆老师毫不推辞就给我找出了装备,写了借条,拍了照片,约定好归还的时间,并且一再嘱咐金属类的装备一定不要摔了,摔了的话要告诉他。但是由于个人原因,归还装备的事情拖拉了很久,给协会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还让个别部长被牵连批评,深感抱歉。
3.资料整理
  此次既然遇上了专门学习体育专业的伙伴,大锤便积极地求教和(被)分享资料,之后整理上传到协会网盘。多少应该有一点帮助。

四、总结:
  此次培训给了我一些启发:
1.协会管理方面:
加强技能传授,提高我们对会员、新队员的户外能力要求,同时巩固提升资深会员能力;
  丰富外出的形式、内容,做一些改变;
  加强外出中的环保意识;
  及时更新、增补一些装备(比如高山靴、手套),不能一直吃老本;
2.高校社团交流方面:
  外联部建立各高校登山社团专门的微信交流群定期定主题的进行交流;
3.查收对外交流效果
  做口头汇报,以及演示等,以交流会的形式将学到的东西传授给其他感兴趣的会员。
  总而言之就是很多方面都有在维持现状的情况下逐步退化的趋势,尽管有些方面也有一些进步,但对比之下,暂时弥补不了显现出来的漏洞。疫情影响下,我也在家闭门反思了许久,源源不断的想法在我脑子里冒出来。于是赶紧花两天时间补完这份总结,不然怎么好意思去催别人一起开工……
  春去春又来,花谢还会再开,期待疫情过去的春天来临,期待协会的春天来临。

101903yh6gttttftb619tm.jpg

发表于 2020-2-17 00:2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记得我提问了关于动力绳和静力绳怎么从外观上区分,教练没有给出明确  的回答,因为他们外观上没有明确的界限。

不专业地回答一下……我记得野外生存课上骆老师说过,国际标准的绳子,静力绳从外观上一般是单色的,但是动力绳是杂色的,就是有几种颜色编织起来的,但是如果不标准的话这个方法也不一定对,只能看延展性了。

点评

嗯呐,我也隐约有这个印象,但是真要我拿着绳子判断心里还是很虚的......  发表于 2020-2-17 19:09
发表于 2020-2-17 08:46:17 | 显示全部楼层
zuni 发表于 2020-2-17 00:29
不专业地回答一下……我记得野外生存课上骆老师说过,国际标准的绳子,静力绳从外观上一般是单色的,但是 ...

一般确实是这么分辨。协会目前保有的绳子中,外皮纯黑色和纯橙黄色的是静力绳,外皮是多种颜色混合编织的几根是动力绳。

TIM图片20200217084227.png

@U{M3I_0$KM`~$ZA0TG97[V.png

以上两图是动力绳,协会有一根一模一样新的。
以下几根是静力绳。


RO$C84NZ)}C4(ZG8V_6~YRR.png




点评

嗯嗯这样看挺直观的,可能是我平时接触太少了  发表于 2020-2-17 19:12
发表于 2020-2-17 11: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uegg 于 2020-2-17 11:05 编辑

能力有限的情况下侧重点不同罢了。他们很专业的个别人把心思更多花在专业性上,但社团的很多问题恐怕就难以取得改善。协会大部分人专业性不咋地,把时间精力都花在协会的事务上,就难以弥补安全性缺失的问题。他们的问题是社团可能多少年都没有起色,我们的问题是随时可能出现对社团造成严重打击的安全问题。孰优孰劣谈不上,都需要改变才是真的,只不过我们对改变的需求应当比他们更急迫。

点评

嗯所以我就在想是否要把协会的管理层按技术组和办公组分开招募,让那些无力兼任办公职责的登山队员们,安心专心的负责教授技术就好了  发表于 2020-2-17 19:16
发表于 2020-2-17 11: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棒。你们是协会的代表,我相信你们心里有“不能给徐妈丢人”就不会因为个人的不足丢人了。别人都沉默,“不累!练!”这是协会的骄傲。你们身上反映出来的问题其实多半就是协会的问题,所以也不必太过“羞愧”,毕竟你们不能对协会以前是什么样、是怎么培养你们的负责,当然以后是怎么样的,你们可能产生影响。另外,虽然过了一段时间,但最后还是完成了这样细致认真的一份总结,非常棒。
发表于 2020-2-17 13: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zuni 发表于 2020-2-17 00:29
不专业地回答一下……我记得野外生存课上骆老师说过,国际标准的绳子,静力绳从外观上一般是单色的,但是 ...


所谓的国际标准,在登山设备领域,主要有 国际攀登委员会(UIAA)认证标记和欧洲标准(CE)标记,这两种一般来说都能符合达到安全标准。根据外观是一个办法,但是不绝对,现在越来越多的动力绳作成单色的,你不摸一摸拉一拉也分不出来。而且你没一定经验用手也不一定拉的出来。所以我认为,区分静力绳和动力绳,最重要的是你得搞清楚这两种的本质区别。会不会通过外观区分其实无所谓,会认绳子上标记就行了。而且要会买对的,别用来路不明的绳子。


分类 特点 适用范围 性能指标
动力绳绳子具有较大的延展性,可以吸收攀
登者冲坠所产生的冲击力,避免对身
体产生伤害。
攀岩、攀冰、登山 80kg 拉力下静态延
展率≤
10%;
动力延展率≤
40%
静力绳1、绳子延展性较低,在负荷下不可
拉伸,绳皮编织更紧密,柔韧度较低。
2、一种主色覆盖率达到 80%,且整
条绳子不能超过两种副色
上升、下降、探洞、救援、
登山路绳、工业用途
50/100kg 拉力下延
展率≤
4%



附:
UIAA 认证
UIAA 标识是指这项攀登产品通过国际山联合会( UIAA) 规定的测试, 质量合格并达到UIAA 所订的标准。

CE 认证
CE 是法语的缩写,英文意思为 “European Conformity 即欧洲共同体。 CE 标志是安全合格标志而非质量合格标志, 是构成欧洲指令核心的"主要要求",它的范围不限于攀登器材。CE 表示本产品适合于依照它所设计的用途使用。(This product is fit for its intended use.)


最大冲击力
新绳子上所标示的“最大冲击力”,是它在做 UIAA 测试时, 用 80KG 物体, 承受第一次坠
落系数 2 的坠落所测得的值。 者是实验室测试出的一种极限数值, 数值越小说明绳子的缓冲
性能更高。
UIAA 对动力绳的检测标准
1.一条低冲击力的绳子,表示它能吸收负荷 80 公斤重,坠落系数 2 的条件下,单绳的最大冲击力不得高于 1200daN。在负荷 55 公斤重,坠落系数 2 的条件下,半绳的最大冲击力不得高于 800daN。 *1daN=1.02 公斤
2.负荷 80 公斤重的条件下,单绳必须能够承受坠落系数 2 的坠落至少 5 次。(半绳的负荷为 55 公斤)
3.在负荷 80 公斤重的条件下,单绳的静态延伸量不得超过 8%。在负荷 55 公斤重的条件下,半绳的静态延伸量不得超过 10%。
4.将 2 米长的绳子拉过测试机器 5 次,绳皮滑移量不得超过 40 厘米。
5.绳子上必须标明绳子的类型(单 / 半 / 双绳),制造商,和 CE 的认证标示。


点评

嗯嗯!有更清晰的认识了,谢谢~  发表于 2020-2-17 19:18
UIAA标准会对器材有一个严格的实验室测试,CE一般并没有,而是你要在市场上销售就得有CE认证。好像八字环,菊绳这些设备是并没有UIAA标识的。  发表于 2020-2-17 14:06
发表于 2020-2-21 09: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麻烦问一下,伯克利去的社团是叫CHAOS嘛?

点评

我是在推送上看到的这个学校名字,社团名称没有说。而且我们跟一期参训社团没有实际上的交集,没有碰上面。(捂脸)  发表于 2020-2-24 15:2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ICP证: 闽ICP备17017633|小黑屋|手机版|厦门大学登山协会论坛

GMT+8, 2020-4-7 17:05 , Processed in 0.15271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